首页 新闻 社区新闻

本土摄影家郭晓霞作品展背后的故事

  拍摄中的郭晓霞。(图由受访者提供)

“翘首盼望亲人归来的垂暮老人,哑巴婶婶和她的狗,去年死于山火中的养蜂人六哥,舂米、耕地,烧火做饭,原始而艰辛的田间劳作……”一张张山西乡村的日常照片,拍摄对象多是邻家大爷或好友亲朋,他们的形象自然、真实、乐观而苍凉。

今年8月和10月初分别在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和龙岗区文化中心展出的摄影作品《我的父老乡亲》拨动了人们心中最柔弱的情愫——乡愁!影展结束后,本报记者采访了拍摄者,龙岗本土摄影家郭晓霞,听她讲述照片拍摄背后的故事。

故事

一个老师和一名残疾学生的希望小学

“一个老师,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学生,黑板上写着简单的数学公式”,照片里的情景发生在坐落于山西晋城南岭乡的一所希望小学——只有一个老师和一个学生的小学。

这个学生3岁的时候,父母在城里用拖拉机给一个建筑工地送水泥。那年,他们一起度过了端午节,第二天,父母要离家到城里上班,车子已经发动,他们没有看到从屋子里哭着冲出来要跟妈妈进城的孩子。后退的车轮压断了孩子的双腿,孩子成了高位瘫痪终身残废。

“这是我的老板舅舅郭台铭捐资的五年制希望小学,虽然没有生源,孩子们都到城里上学去了,但教育局还是派了一位公办老师在这里留守。”郭晓霞给记者讲述了这张照片背后的拍摄故事。

照片中的小孩从一年级开始就在这里读书,没有同学没有玩伴,每天由爷爷奶奶接送他上学、放学。孩子今年4年级,明年小学毕业,“我不知道他毕业后还有没有学上,去哪上,怎样上。”照片背后,郭晓霞沉重的留下了这样几行字。

葛万村

郭晓霞和她的青葱时代

郭晓霞是山西晋城南岭乡葛万村人,生命最初20年的时光在这里度过,高中毕业后还曾回葛万村当了三年返乡知青,1978年,郭晓霞考上山西大学,从此离开故土,开始了自己的“异乡人”生活。

“小时候,农村好玩的事情多着呢。”郭晓霞回忆自己的童年生活时眼睛里闪烁出亮晶晶的光芒,“与土地亲密接触,漫山遍野的跑,山上的柿子、山楂、梨摘了就吃,吃不完的和小伙伴们一起埋到地里,到了冬天再刨开了吃。”

如今,每次回老家拍照,郭晓霞总会到当年的老邻居、老同学家里去,聊聊家常,回忆下往昔的青葱岁月。

乡情,是一种很淳朴的感情,“我每次回老家拍照时,乡亲们一把米、几串玉米、几把豆角送给我,每次车子里都装得满满的。”郭晓霞至今仍记得哑巴婶婶的热情,“拍完照片,她招呼我进屋,给我煮了7个鸡蛋,让我一口气吃完。这种感情,沉甸甸的,培养了我的感恩。”

上大学时,郭晓霞便痴迷摄影,经常自己背着相机拍摄照片。1983年,第一张照片发表在一本名为《山西支部建设》的杂志封底上,给了她很大的信心和鼓励,从此便一发不可收。2012年退休后,郭晓霞有了大量空余时间,便开始了自己的专职摄影生涯,“除了将镜头继续对准太行山父老乡亲外,拍鸟成为我下一个创作的主题。”

故事二

夕阳下的留守老人和养蜂人六哥

“夕阳下坐在石头上的老人,村头、田间地里劳作的老人……”《我的父老乡亲》里用大量镜头展现了山西农村的留守、孤寡老人。

“这样的场景我见过很多,所以起初并没有引起注意。”郭晓霞回忆,“在我扭身要离开的时候,我眼睛的余光看到了老人身后的墙上刻着五个笔画长短深浅不一的正字,我很好奇,便扭身向前问老人:大伯,您这身后的正字有什么讲究啊?老人告诉我,他的孙子在城里上学,孩子跟我讲好,四周回来看我一次,孩子已经走了25天,还有3天就会回来!”

“我举起了手中的相机,老人连连摆手:别给我照相,太浪费,我都黄土埋到脖子了!”

这张相片的最后定格:一个夕阳下扭着半个脸的老人,陪伴他的是一根拐杖。

《我的父老乡亲》中每张照片上的人物都是实名,为了展现人物的日常,郭晓霞常常在太行山区翻山越岭,与村民交朋友,帮他们拍照片洗出来后作为礼物回赠给他们。

六哥就是其中一位。大家都叫他六哥,在山河镇的十八洼村,村里的人或进城或搬去他乡,只剩下他一个人在村里留守养蜂。

“这张照片是我2012年给他拍的,年底回去时,还专程给他送去了一张放大并过了胶的照片。他给我冲了一大碗蜂蜜水,特别甜,并且一定要给我拿些蜂蜜,我推说下次带个大罐子多带些。”去年3月,六哥在山上抽烟,不小心点燃枯草导致山林失火,为救火而烧死在了山坡上。

郭晓霞再次回老家拍摄照片时,途经六哥家,六哥生前留下了一罐蜂蜜,“叮嘱儿媳一定要亲手交到我手上。”回忆这一幕时,郭晓霞哽咽了,“觉得心里特别难过,这罐蜂蜜我一直保存着,舍不得喝。”

对话郭晓霞

为什么选择将镜头对准太行山区的父老乡亲?

郭晓霞: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把回北方探亲时拍摄的照片给我的摄影老师看,他看后觉得这个题材很难得,在鼓励我继续拍摄的同时,特意介绍他的爱将做我的指导老师。从此,我的镜头比较专注地对准了我的家乡父老,对准了太行老区。

如何表达自己的乡愁?

郭晓霞:每个人都有乡愁,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有的人做慈善,有的人写文章、唱歌,我选择的表达方式是——摄影。

这些照片,没有多少艺术含量与技术含量,只是一种记录,记录了我家乡父老的片段人生;是一种表达,表达了农村城市化以后的留守老人对亲情的期盼和对团圆的渴望;更是一份承载,承载了我对太行老区人民崇高的敬意,承载了我的乡情与乡愁,以及对养育我这块热土的思念与爱!

拍摄完这组照片后,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郭晓霞:随着拍摄的增多,我从拍摄对象身上感受到很多无形的东西,他们的善良与宽容、他们的勤劳与乐观以及在默默守候中的无奈,让我在一次次纠结中按下快门的同时无不为之动容。

一年四季在土地上耕耘,那种诚挚与朴实、阳光与豁达的心态,常常教育和感动了我。

责任编辑:cmstop

深圳侨报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