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题报道

杨伟明:投身坪山环保缘于“特殊记忆”

摘要:上洋污水处理厂、龙田污水处理厂、沙田污水处理厂、坪山河、赤坳水库、大山陂水库、红花岭上库、红花岭下库……杨伟明快速、流畅地列举自己走过、看过、考察过的一个个污水处理厂、河流和水库名称,如数家珍。

杨伟明对坪山山水资源充满热爱。受访者供图 

《华严经》中有一句话,叫“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意思是成事者只有不忘记自己的最初发心,才能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善始善终。

2003年,14岁的杨伟明在日记中认真地写下这样一段话:“为什么深圳河的水是黑臭的?为什么盐田梧桐路的空气是呛人的?以后的我,能为改变它们做些什么?”于是,做个“环境人”、立志治理环境污染的初心就这样萌生了。如今,杨伟明扎根坪山,践行着“环境人”的初心。

◆少年的志向

杨伟明是“深二代”,父母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来到深圳的第一批特区建设者。20多年来,随着父亲工作地点变动,杨伟明的家从宝安到福田到盐田再到龙岗,一路东迁,他笑言住遍了大半个深圳。生于斯、长于斯,深圳于杨伟明而言,从来都不是“他乡”。

促使杨伟明立下“环保”之志的是中学时期的两种“特殊记忆”。盐田区的梧桐路傍山而建,弯转迂回,高低起伏,是杨伟明6年中学生活的必经之路,关于这条路的路况以及骑行中的诸多不良感受多次出现在他的日记中。“拥挤的大型货柜车和刺鼻的汽车尾气是这条路给我的最深印象。因为没有骑行路,每天吸着尾气、伴着大货柜车骑行真是又难受又害怕。这种经历日复一日,深深刺激了我。”另一种“特殊记忆”则发生在杨伟明外出买书途中。“路过深圳河时,水色如墨,令人窒息的臭味隔着好远飘过来,熏得人喘不过气。这不是河水该有的样子,每经过一次心里都特别难受。”杨伟明说。

就是从那时开始,立志环境治理、做个“环保人”的理想就在少年杨伟明心里生根发芽。

◆理想的力量

理想,是对未来事物的美好想象和希望,而坚守理想,是需要勇气、恒心和毅力的。

2005年入读中南大学“环境工程”本科,2016年毕业于中山大学“环境工程”博士研究生。12年光阴,杨伟明一直坚守“环境工程”。采访中,杨伟明罗列出一组数字:在中南大学,与他一起学习环境工程专业的同学有43人,其中35人考取硕士研究生,但大多改为研修能源、法学、金融、自动化等专业,仅有不到10人继续环境工程专业的研究。目前,这些人几乎都选择在高校任教或出国,唯有杨伟明一人在修完博士课程后,真正从事环境治理实践领域的工作。

从杨伟明看似平淡的叙述中不难看出,与当下经济、金融等专业的高薪、热门和倍受学子青睐相比,环境工程专业显得有些冷清和寂寞。

◆现实的坚守

2016年1月,杨伟明带着“环境人”的初心回到深圳,在市规划国土委坪山管理局实习。期间,为尽快熟悉坪山区山水林田湖资源,杨伟明不但积极参与局里组织的相关实地调研,还利用周末、工余时间,以骑行、徒步的方式去丈量和感知坪山的山山水水。

上洋污水处理厂、龙田污水处理厂、沙田污水处理厂、坪山河、赤坳水库、大山陂水库、红花岭上库、红花岭下库……杨伟明快速、流畅地列举自己走过、看过、考察过的一个个污水处理厂、河流和水库名称,如数家珍。连续数月用脚步丈量的方式细读山水,让杨伟明对坪山生态环境基底有了清晰的认识,也渐渐明晰了让学术落地的思路。

实习结束后,2016年底杨伟明通过“聚龙计划”被选聘到坪山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工作,主要从事治水提质与“海绵城市”建设工作,曾参与《坪山区海绵城市建设工作实施方案》编制、《深圳市坪山区赤坳河滨河湿地公园景观工程》和《金龟河小流域海绵城市建设工程》等项目工作。

◆学术落地

目前就职于坪山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主要从事治水提质与“海绵城市”建设工作。

◆名片 杨伟明

中山大学环境工程专业博士研究生。研究领域涉及污水生物处理技术、水体重金属去除技术、水体微生物研究、污泥颗粒化技术,主要从事市政污水处理系统中的污泥颗粒化、减量化研究,温室气体的释放机制研究及污水深度处理技术研究。曾参与《基于新型电子载体的城市污水处理新工艺原理和方法》、《硫自养反硝化菌污泥颗粒化过程及其作用机制研究》、《矿山污染生态修复理论与技术研究》等10余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课题研究。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