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题报道

雄鹰部落: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54名热血青年结伴而行穿山越海,用脚步丈量城市

摘要:今年7月2日,雄鹰部落的54名热血青年,从大鹏新区南澳西涌社区西贡村后山出发,翻山越岭、穿山越海,一路从西贡走到了鹅公湾,全程16公里,历时10多个小时。中途悬崖、山石陡峭,还遭遇两次暴雨袭击。这群小伙伴是如何克服困境完成穿越之旅的,期间又有哪些惊心动魄的经历和深刻的领悟?

“来生,让我做棵树,屹立在山巅,呼吸着清风,啜饮着雨露,迎着狂风和闪电,向着太阳和星空生长。”

爱徒步的人都是大自然最亲近的孩子,虽然每次都精疲力尽,却总是甘之如饴。在龙岗就有这样一群户外徒步爱好者,他们自称“雄鹰”,利用周末时间结伴而行,用脚步丈量城市。

今年7月2日,雄鹰部落的54名热血青年,从大鹏新区南澳西涌社区西贡村后山出发,翻山越岭、穿山越海,一路从西贡走到了鹅公湾,全程16公里,历时10多个小时。中途悬崖、山石陡峭,还遭遇两次暴雨袭击。这群小伙伴是如何克服困境完成穿越之旅的,期间又有哪些惊心动魄的经历和深刻的领悟?让我们一起来聆听。

1

队员翻越峭壁。

快乐地在海边跳了起来。

快乐地在海边跳了起来。

◆苦中作乐 抓着蔓藤行走感悟人生哲学

7月2日上午,雄鹰部落的54只“雄鹰”来到了西贡村。

“西贡-大鹿港-鹅公湾”,是户外活动爱好者推崇的深圳最美海岸线。其路线要分两段结构性质不一样的山路进行,从西贡村后山出发翻越一座山到达大鹿港,是先爬山后下山;从大鹿港一路穿越海岸线到达目的地鹅公湾,这段全是悬崖巨石。全程约11公里,山体最高海拔243米,是一次难度系数较大的穿越。

这支纯粹由兴趣组成的队伍里,以90后居多。“初生牛犊不怕虎”,稍事休息后,队伍就浩浩荡荡出发了。

“上山的过程是轻松的,下山可就没那么容易了。”领队张伟波回忆,西贡村的后山是一大片原始森林,人迹罕至,山间只有被驴友踩出来的小道,且大部分路段都淹没在草丛灌木之中,还有一块块的山石横亘,形成陡峭的阶梯。

“虽不是步步惊心,也必须步步小心。大家注意跟踪前人留下的脚印,不要误判进入歧途。”队员范秋梅一路走在前面提醒队友注意。由于做事细心,善于照顾人,1994年出生的潮汕姑娘范秋梅被“雄鹰部落”的成员们一致推举为管家,成为团队的组织者之一。而在此之前,为了熟悉行程,她专门跟随专业驴友到“西贡村-鹅公湾”探过一次路。

下山途中,下了一场急促的小雨。队友们在巨石参差的泥路上行走,一不留神就可能滑下去。为了安全,队友们开启团队合作模式。男生在前面打头阵开路,大家一边用手抓着山上的蔓藤、树枝,一边小心翼翼地挪动步伐。为了避免摔跤,双脚只能从石头缝里一步步踩过,大家笑呵呵地说:“体验了一把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感觉,原来这是最伟大的生存哲学。”

雄鹰既能上山也能下海。

雄鹰既能上山也能下海。

◆徒手攀岩 磨难和惊喜一起等着你

下午两点,在队友们的互帮互助下,54名队员终于安全下山到达大鹿港。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碧海蓝天,海水拍打礁石,溅起阵阵水花,风景美极了。

然而“雄鹰”追求的并不是平坦的沙滩,沿着海岸线分布的礁石才是穿越的重点。朝着鹅公湾的方向前进,大家结伴行走在礁石缝隙中,一起竖起耳朵,听着海浪歌唱,渐渐将胆怯和疲劳抛到了脑后,与山海融为了一体。

“这片区域的礁石难度大于所有海岸线,时不时就走上了距离海面十几米高的巨石上,有时还需要攀登跳跃,海水冲刷着礁石,走在上面胆战心惊,难度颇大。”张伟波自诩体能良好,“雄鹰部落”组织的历次活动他都奔走在最前面,即便如此,在陡峭的礁石间攀登,耗费巨大的体力让他差点中暑,中途休息了好几次。

海湾穿越至二分之一时,队友们遇到了难度系数最大的礁石,“不,简直就是绝壁。”穿过这段海岸线的队员赵姗姗至今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我根本不敢往下看,高耸的峭壁下就是大海,不能摔跤,只要摔跤就会跌落下去,掉在大海里。当时我闭着眼睛,双脚僵硬,满脑子都是恐慌。”

远远望去这段峭壁像一面巨大的石头墙,“雄鹰”们只能从峭壁中间裂开的缝隙中徒步,几个女孩子都吓哭了。“大家将身体紧紧贴在岩石上,双手抓住峭壁,双脚随着双手的移动慢慢往前挪,眼睛盯住眼前的岩石,保持专注,慢慢的,慢慢的,一步步挪出了险境。”队长林汉伟回忆,走这段峭壁时,他也很紧张,但依旧和“雄鹰部落”的另外三名组织者一起,挨个给队友加油鼓劲。

已经穿过去的队友们又回头来帮助那些还在峭壁上的队友,在相互鼓励和扶持下,这段危险的峭壁终于被54名小伙伴战胜了。

◆暴雨疾走 让自己做到难以置信的事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天色暗了下来,此时,距离目的地鹅公湾还有一段距离。天公不作美,开始下起暴雨。

“怎么办?天就要黑了,又要下暴雨,太危险!”正当小伙伴们一筹莫展时,管家范秋梅机智地掏出手机,跑到有信号的礁石上给开救生艇的渔民打了个求救电话。

“女孩子先上,体力不支的队员先上。”由于救生艇只有一艘,每次只能坐10余人,54名队员分了5拨才被运往鹅公湾人工鱼礁区妈祖庙前的平地处。

由于没有雨衣,大家都被淋成了落汤鸡。队员们在妈祖庙前的凉亭里休息片刻后,还要在平地徒步5公里,才能走到目的地。

“当时,我们已经弹尽粮绝,准备的水也快喝完了,又累又饿还被淋湿了,非常疲惫。”赵姗姗回忆道,直到现在她都难以置信,那天她居然在大家的鼓励下走完了最后5公里,坐上了回家的大巴。“体力严重超支,太惊险刺激了,不过我不后悔,这次我收获了一群有爱互助的朋友,认识了很多有生命激情的年轻人,使我在生活停滞不前时更有动力。”

坐上返回龙岗的大巴时,队员们的衣服鞋子从上至下都湿透了。“太不容易了,如果一个人过来穿越这条海岸线,我可能早就放弃了,但一群人一起行走,就会很容易坚持下来。一群人要比一个人走得远。”张伟波说这是他组织活动以来最大的收获。

“这么陡峭的山壁都走过来,今后生活中还有什么事情扛不过去呢?”经历几次徒步后,范秋梅经常这样鼓励自己,她觉得自己的意志力比以往更强大了。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