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题报道

『越人』虞宵与她的写作初心

摘要:2012年以来,虞宵与一众同仁创办了龙岗文学院,参与引进《中国作家》杂志(深圳)创作基地,策划出版“横岗文丛”和“龙岗区文丛”等文学丛书。“写作,是借由文字的一缕光束照进内心的角落,有暖暖的温度。

3030

作家简介

虞宵,笔名虞霄,出生于粤北小县城连山吉田镇,祖籍浙江金华,壮汉混血,越人后裔。现为广东省和深圳市作协会员,龙岗区作协主席,《红棉》杂志执行主编。2015年鲁迅文学院广东中青年深圳作家班学员。20岁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已出版《浮萍上的蜻蜓》《越人城记》等4部散文集,有散文、诗歌和论文发表在《中国作家》《中华辞赋》《作品》等刊物。 

上个世纪90年代初,20岁的虞宵大学毕业后进入深圳宝安某港资厂做文员。在局促阴郁的工厂宿舍里,在潮湿浑暗的出租屋里,年轻的她度日如年,一筹莫展。那时,写作和阅读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从书摊买回旧杂志,晚上一个人躲在宿舍上铺,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书、写字。她的第一篇处女作散文《心情》,发表在深圳宝安县《大鹏湾》杂志,见到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她受宠若惊……

时光荏苒。如今的虞宵已过不惑之年,供职于龙岗区横岗街道文化部门,有着稳定的工作和幸福的家庭,头顶国家二级作家、龙岗区作协主席等诸多光环,经常出席各种各样文学论坛、交流活动,身边有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她说,许多人与事早已物是人非,但不变的是写作初心。无论多忙,她都会抽出空来,静静地坐在桌前和文字来一场约会。今年5月,她的第四部散文集《越人城记》正式出版。

◆以古越人后裔身份记录半生城市故事

虞宵的散文大多带有自传性,《越人城记》涉及故乡、青春、基层生涯、恋爱、亲情和行走经历,几乎囊括了一个职业女性改革开放以来在一线城市的生命体验和生存感悟,展示作为个体生命的作家多维度的视角和心路历程。正如书中序言所说:“以一名古越人后裔的身份,记录自己半生的城市故事,记录吾乡和他乡的人和事。”

虞宵的笔下充满对城市、乡村变迁,对人的命运起落的思索以及对万物生灵的一种悲悯。《生死遗忘》揭露深圳出租屋里永不谢幕的邻里纠纷、醉酒闹事、制假制毒以及各种频发的命案,再现和思索了城中村这一社会命题;《发廊简史》用心记录了一个清远发廊妹自食其力的故事,既展示了鲜活的现代浮世绘和个体命运的无力感,又突出人的精神光泽和内在生命力量。

在《三城散记》一文中,虞宵写深圳这个移民城市,着眼身边“移民者”特有的性格与生活特质:“她们性格各异,却无一例外地热爱生活,热爱这座城市,以一名深圳人为荣。她们凭着潜力、勤劳、聪明、折腾,加上一点蛮、一点犟、一点横、一点烈,再加上中国女人特有的温良恭俭和男人般的埋头苦干,让这座城市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在深广两座城市之外,《越人城记》有不少篇是写粤北小县城杂忆,生活气息浓郁,文字清新自然,读来亲切新奇。

“没有浅薄的现实,只有浅薄的写作者,做一个关注现实的写作者,一个时光中的闲逛者,生活夹缝中的观察者。”虞宵的笔墨并不局限于个人的情感流露,而是以点带面,以少胜多,或以小题材见大意义,折射出更多纷繁时代背景和大众生活。正如广州市作协副主席、《广州文艺》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鲍十评价,“《越人城记》有驳杂之相,所叙事物兼涉城乡,亦有今昔,流连顾盼,皆鲜活生动。”虞宵的文字中有种别样的音乐质感,古语、俚语交错,方言、普通话杂糅,如山泉叮咚,音符跳跃,读来别有风味。

◆写作是借文字光束照进内心的角落

“在这个浮华的当下,执着一些东西,坚守一份喜好,也不失为一种别样的生活乐趣。”在龙岗20多年的基层文化工作经历,为虞宵提供了丰富的创作源泉。在《越人城记》之前,她出版过散文集《一池春水》《门前一棵月季》等作品;她的文化论文《让城市地名、公交站名更有“文化味儿”》被收入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全国群众文化、图书、博物论文集》一书。可以说,虞宵的文学之路越走越宽。

2012年以来,虞宵与一众同仁创办了龙岗文学院,参与引进《中国作家》杂志(深圳)创作基地,策划出版“横岗文丛”和“龙岗区文丛”等文学丛书。最值得骄傲的是她在2015年3月创办了龙岗区首个街道综合文学季刊《红棉》,一经面世,即被省、市作协评为深圳地区目前最好的五家文学内刊之一。

“写作,是借由文字的一缕光束照进内心的角落,有暖暖的温度。我用中文写作,用方言表达,用母语倾诉,这些都是我最乐意的。”忙碌之中不忘写作初心,虞宵说,当她走进非虚构散文写作,走进文学领地,她的灵魂、经络、脉搏,必会走向更具情感意义的发现和表达的语境,那是一种牵肠挂肚、动人心魄的生命历程。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