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题报道

张旭:从痛苦中看见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摘要:竹竿就是我的法器,我一根竹竿打天下,逢坎跃坎,遇溪过溪,三四米宽的溪流,竹竿一撑,就过去了,幻影过处,鸭们惊悚,竹竿所向,群鸭披靡……

作家简介

张旭,笔名骚风,上世纪70年代生于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农村。1997年到深圳,现定居龙岗。2013年获评“第七届深圳十大读书成才职工”。现为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龙岗区作家协会会员,今年8月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有小说、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300余篇发表在《北京文学》《青年作家》《散文百家》《微型小说选刊》《新民晚报》等国内报刊上。

1997年,湖北小子张旭告别了支教三年的广西罗城,来到深圳龙岗闯荡。

一眨眼的功夫,20年过去了。20年来,张旭奋斗在龙岗,几经辗转,经历了无数次的职场磨练,如今在宝安一家物流公司站稳了脚跟。和多数南下打拼的人一样,在经历多次搬家后,如今他在南湾安定下来,有了安稳舒适的家和一双活泼可爱的儿女。

难能可贵的是,20年来,张旭始终没有忘记读书时代的文学梦想,他利用工作间隙,笔耕不辍,陆续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今年5月,这批作品首次被集结出版。记者与他的对话就从这部散文集——《醉时光》开始。

◆“故乡给了我最好的灵魂滋养”

散文集《醉时光》收录了张旭60多篇散文,内容涵盖乡下和城市两部分。一部分是张旭追忆往昔的成长记忆,一部分是他记录自己在深圳的一些见闻和随想。

“青蛙是有趣的,别看它白天很机灵,一跳丈把远,可是到了晚上,顾自‘咕咕’叫,眼睛瞪得比灯笼还大,除非你碰到它,它是绝不会动弹的。”这是张旭在散文《童年,我们用动词生活》里有关青蛙的描写。

由于自小生长在湖北农村,张旭对土地和乡村风物有着浓厚的情感。8岁多时,他曾休学一年帮助父亲一起养鸭。在散文《壹玖捌零年的疼痛》中,他详实地记录了这段童年经历,内容虽沉重,但文字却飘逸灵动。“8岁的我,奔跑在旷野中,犹如旷野神骏,我整天手持一根竹竿。竹竿就是我的法器,我一根竹竿打天下,逢坎跃坎,遇溪过溪,三四米宽的溪流,竹竿一撑,就过去了,幻影过处,鸭们惊悚,竹竿所向,群鸭披靡……”

在张旭的回忆性散文里,这些透着童年美好温情的乡土记忆文字比比皆是。这些文字,脱离了他所处的现实生活,给人一种乡村生活的诗意美。在散文《断角传奇》《端午旧事》《怀念外公》等篇目中,无一不见他对往昔乡土生活、乡俗、亲人的深情。

“故乡隐藏在每个人的情感内部,给了我最好的灵魂滋养。”张旭笑着告诉记者。每天忙完工作,夜深人静时,张旭便打开电脑将脑海中对过往的记忆、曾经打动过他的瞬间,用文字记录下来,“一般凌晨一点后才去睡觉,白天事情多,只有晚上的时间属于自己。”

◆“希望读者从文字中看到温暖和希望”

在深圳工作,日子是紧张和激烈的。写作和阅读犹如一颗糖,给张旭的生活带来抚慰和希望。

采访时,张旭的双肩包里还带着一本《莫言精选集》。“我每天都要读书,文学类书看得最多。”谈到最喜欢的作品,张旭说自己最喜欢纪实性的现实主义题材的文学作品,如余华的《活着》,陈忠实的《白鹿原》,毛姆的《人生的枷锁》,阿来的《尘埃落定》等。

“人生大致平静,家庭还算圆满。”回首在龙岗奋斗的20年,张旭平静地总结。刚到龙岗时,张旭在横岗一家工厂找了份工厂客户跟单的工作。随着工作不断变换,他在龙岗搬了8次家,直到2005年在沙湾一带买了房后一家人才安稳下来。深圳的城中村、沙湾关、职场中的人事纷争都曾被他写进自己的作品里。

张旭坦言自己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人生本来就是痛苦的,我们要从痛苦中看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我也希望读者从文字中看到温暖和希望。”今年8月,张旭加入了广东省作家协会。接下来,他想以外公的生活为蓝本写一篇长篇小说。“我外公曾是一名地方要员,后来回乡务农,度过了倔强、苦难的一生。他的经历和故事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一直想找机会将其创作出来。”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