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题报道

龙岗“草根”作家晏烈春:文字让平凡的生命起舞

摘要:初见晏烈春前,记者常在读书活动上听区作协主席虞宵提起这个名字:“这是个真正的草根作家,来深近20年一直从事保安工作,即使这样他也坚持写作,并且文字很真实,有血有肉。”

res01_attpic_brief

一名边防兵在部队种下文学梦

初见晏烈春前,记者常在读书活动上听区作协主席虞宵提起这个名字:“这是个真正的草根作家,来深近20年一直从事保安工作,即使这样他也坚持写作,并且文字很真实,有血有肉。”

今年5月,晏烈春的首部文学作品——自传体小说集《春儿在深圳》正式出版。在其供职单位——东泰精密塑胶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为其举办的新书读者见面会上,记者第一次见到了扎根龙岗18年不忘文学初心的保安员晏烈春,听他讲述如何将自己的文学梦照进平凡又朴实的工厂生活。

作为一名“70后”,晏烈春身上散发出的气质无疑与他的入伍经历有很大关系。无论是读者见面会上的发言还是和工友同事之间的寒暄,朴实又真实。

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晏烈春出生在湖南益阳安化一个小山村,因家境贫寒,读完高一他便辍学,1994年12月入伍成为沈阳军区独立边防团的一名边防兵。“当时我所在的班叫战斗班,平日的训练都是高标准严要求。”入伍后的晏烈春曾想考军校,可天有不测风云,1995年3月,在一次日常训练中晏烈春意外受伤,右胳膊粉碎性骨折,送医救治缝了18针,留下的伤疤至今清晰可见。

在接受治疗近一年期间,晏烈春的军校梦破了,可文学梦却在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时候悄悄萌芽。“住院期间,为了打发时间,我只能看书记日记。一次,教导员来探望并和我谈话,在翻看了我的日记本后,他建议我考虑往文学写作方向发展看看。”晏烈春说,“正是那一年,文学梦想的种子在我记日记、和笔友通信的字里行间默默被种下。”而他的第一篇投稿文章《做人真点好》被刊登在青年杂志《黄金时代》上。

工厂保安员想出书却被劝阻

1998年底,晏烈春退伍回家,次年南下深圳进入一家玩具厂担任保安员,成为打工大潮中的一员。保安员工作两班倒,轮到晏烈春上夜班时,为了打发漫漫长夜,他选择了看书看报写日记。在玩具厂工作的8年间,他写完了6个日记本,做了3本剪纸贴。

2008年,晏烈春进入东泰精密塑胶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工作,岗位依旧是保安员。“东泰公司管理规范,并且公司企业文化氛围很好,不仅每年举办运动会,让喜欢打篮球和羽毛球的我有一展特长的平台,最重要的是公司还有自己的内刊,鼓励员工投稿;图书馆还能让我们免费借阅图书。这对于爱看书写点文章的我来说是最大的福利。”

在真正开始《春儿在深圳》的写作前,晏烈春已在自己的网络空间写下数万字的文章,并有了一批忠实的粉丝。在这些文章中,晏烈春既写身边同事的趣事,也写自己的打工经历和情感故事。2013年,晏烈春心里萌生了一个出书的想法:将写的文章集结出版,对自己的记录也有个交待。于是,他将自己的散文、随笔等整理打印出来后找到了海天出版社。编辑了解他的情况后,考虑到当下图书市场和晏烈春工薪阶层的经济条件,婉言劝阻了他自己出钱出书的想法。“当时我想,出书的愿望可能这辈子都实现不了了。”晏烈春说。

用文字活出与众不同的自我

虽然出书无望,可晏烈春的写作并未因此中止。

2014年7月,晏烈春开始写自己打工以来经历过的身边人和身边事,并被龙岗区文联和区作协选为第四批龙岗文丛作品,免费为其结集出版。在《春儿在深圳》中,他写自己的初恋小婵,从信件往来到深圳初次见面;他写找工作过程中险些进入传销组织的惊险;他写工作中的个性领导,也写曾让他“春心萌动”的可爱女同事。在书写这些故事时,晏烈春说自己就是在记录一个普通人的打工经历。当写作遇上瓶颈期写不下去时,晏烈春就停笔去看书去运动。“正如短暂的停歇是为了更好地出发。”《春儿在深圳》于2016年5月正式交稿,此时两度春秋已经过去。

小说出版后,晏烈春的生活并未有太大变化。他说:“我写作不为名不为利。我比较欣赏和敬佩的两个诗人是郑小琼、余秀华。她们一个是流水线上走出来的诗人,一个是从泥土里走出来的诗人。她们对梦想的执着与不放弃,让自己的生命充满意义。虽然我不会写诗,但我决定用文字来为自己的生命舞蹈,用文字活出一个与众不同的自我。”

作家简介

晏烈春,1975年出生于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1994年12月入伍成为一名边防兵,退伍后1999年来深圳加入打工大潮成为一名来深建设者。十多年来,他在工厂担任保安一职,利用工作之余读书写字,记录身边人和事。2017年5月,晏烈春的处女作——自传体小说集《春儿在深圳》由花城出版社出版。

深圳侨报记者 何素 文/图)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