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题报道

龙岗本土草根乐队“五维空间”—让我们在音乐里撒点儿野

摘要:午夜十一点,在龙岗文化中心并不算宽敞的排练厅里,电吉他的嘶鸣混着贝斯的低吼配合着节奏感十足的鼓点,一声声将主唱浑厚的歌声推出门外。

res01_attpic_brief

男女主唱酷酷哒。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中,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午夜十一点,在龙岗文化中心并不算宽敞的排练厅里,电吉他的嘶鸣混着贝斯的低吼配合着节奏感十足的鼓点,一声声将主唱浑厚的歌声推出门外。逼仄的走廊让声音像一条长蛇一样窜来窜去,直到窜进你的心里,留下一个名叫感动的烙印。

这是一个星期四的晚上,接近凌晨的时间却让乐手们莫名更加兴奋起来。在白天他们是看不出任何个性的设计师、小老板和公司职员,而在夜色的掩护下,音乐梦想徐徐展开羽翼,带着他们一起翱翔。

五维空间乐队是众多本土草根乐队之一,由9名热爱音乐的龙岗青年组成,分成民谣和摇滚两个方向。他们利用闲暇时光进行商业演出,也参加公益教学,甚至还取得过龙岗区才艺之星大赛一等奖的好成绩。但是对于乐队成员来说,最开心的时光是每周四大家聚在一起排练的日子。“崔健在歌里唱道,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而我们更愿意在音乐里撒点儿野。”乐队男声主唱尹磊说。

1

男女主唱酷酷哒。

 

往事

爱上了一匹野马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宋冬野《董小姐》中的歌词也许挺适合形容五维空间乐队吉他手肥旺初入音乐这行的心情。

16岁考取中央音乐学院吉他演奏8级的肥旺,在毕业后毅然决然地加入了北漂的行列。在酒吧驻唱,沉迷于重金属摇滚,看似激情洋溢挥洒青春的岁月,在拥挤的北漂大军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步伐下“被挤得有些许喘不上气。”做北漂,音乐的梦想似乎很近却又很遥远。

几年后,肥旺回到广东,但依旧舍弃不掉音乐的羁绊,于是开起了琴行,致力于乐器教学工作,甚至拥有了自己的录音室。现在在龙岗,肥旺加入了公益的儿童音乐教学组织担任老师,并作为五维空间摇滚方面的灵魂人物,带着一群弟弟妹妹开始了对原创音乐的探索之路。谈起往事,肥旺有很多感慨:“我还记得电影《北京乐与路》里,乐手站在台上问观众:你们过得怎么样?观众齐声回答:凑合。”阔别年少时对音乐狂热追逐的激情,肥旺用“凑合”来形容现在的日子,他把这理解为一种历经沧桑的淡然。但是他知道,“凑合”的日子每每在他拿起吉他的那一刻,就开始变得五光十色了。

宋冬野唱出了肥旺的心情,而对于吉他手老胡来说,宋冬野则是他的超级偶像,一首《斑马斑马》甚至让老胡就此掉进了民谣的“坑”。

2016年,老胡策划了一场寻歌之旅。大理、丽江、德清、芒康、拉萨,一路寻着民谣的影子骑行。“在拉萨,我看到很多流浪歌手,没有音响设备,就这样凭着最单纯的嗓音在街头卖唱。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民谣带来的震撼灵魂的力量。”经常在横岗人民公园弹唱的老胡很喜欢大理、拉萨地区对待乐手的尊重。“只要音乐一响,所有的语言都消失了,人们静静地坐在你身边,听着你用歌曲诉说。”

老胡的本职工作是公交公司的技术维护,妥妥的技术男却拥有最文青的情怀:“每一首民谣都是一个故事,我爱上了民谣这匹野马,我想要驯服它,用它讲述自己的故事。”

当下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对于五维空间乐队来说,男声主唱阿磊就是那只把大家聚集到一起的白鸽。

肥旺自己开琴行,拥有几把不错的吉他,也经常借给朋友玩玩。2016年,一把被朋友借走好几年的吉他终于回到了肥旺的手里。小别胜新婚,肥旺拿着吉他忘情地在龙岗文化中心弹奏了起来。纯熟的技巧吸引了不少人围观,人群中有一个男孩听得如痴如醉,一曲奏完,男孩走了过来:“大哥,弹得真棒!组乐队吗?”而这个男孩就是阿磊。几乎乐队所有人都经历了阿磊突如其来的搭讪,然后莞尔一笑,乐队的成员也越来越丰富。

排练需要场地,来龙岗工作一年多的阿磊是名职员,住在三人合租的房子里。经过舍友的同意他将客厅的一角改造成了一个小小的排练厅。为了不影响别人的休息,乐队成员戴着耳机弹奏,看起来颇有些哑剧演员的幽默。

南风是乐队的鼓手,点子多,主意正。为了进一步改善乐队的生存状况,他和大家一起进行公益音乐教学换取排练场地,乐队排练的地方才算真正有了着落。不到10平方米的排练房,位于龙岗文化中心,入夜之后少有人出没,在这里乐队才有了放肆弹奏唱歌的机会。

场地解决了,设备也是个问题。南风对设备颇有研究,总喜欢到处淘宝。值一万多元的音箱,南风三五千块钱就能拿回来。小小的排练房塞满了设备,“大多数都是南风淘回来的。”阿磊说。

乐队排练得愈加成熟,除了教学也接一些商业演出。女声主唱小敏是名保险公司的职员,平时话不多,笑起来带着小女孩的羞赧。回想起第一次登台演出,她却忍不住咯咯地笑了:“站在台上真的超紧张,感谢乐队做我的后盾,我才能越唱越大胆。”

未来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对于龙岗许多草根来说,实现生命绽放的途径就是玩音乐。

鼓手龙哥是个闲不住的人,跑马拉松,玩帆船,几乎所有的爱好他都做得有模有样,而玩音乐则是他坚持了许多年的梦想。“要么不玩,要么就做好。”龙哥对未来的发展有自己的想法。“用比赛推动乐队前进,我认为这是个可行的方法。”龙哥为乐队报名参加了各项比赛,五维空间也开始崭露头角。“五维空间是个虚拟概念,表达了我们对乐队能够兼容并包的期许。”龙哥说,保持着开放态度的五维空间吸引了很多人加入,由于各种原因,成员来来去去,只有最能坚持的才留了下来。

同样身为乐队元老的小宇是个设计师,从吉他手到鼓手再到贝斯手,拥有好几段组乐队经历的他几乎把所有能担任的位置都做了一遍。现在担任五维空间的贝斯手,是个超级低音迷。“安定下来的感觉真好,现在觉得乐队就像家一样。”

键盘手路路加入五维空间两个月,他对一切都充满了热情。“肥旺和龙哥要求我们多出原创作品,现在阿磊在尝试写歌。我希望今年能在小弹唱的舞台上唱一首乐队原创作品。”

走过了接近两年的时光,唱了许多小情歌,五维空间期许着迎来怒放的生命。

(深圳侨报记者 李婷婷 文 梁栋 实习生 李刘言 图)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