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龙岗飞手讲述逐梦天空的故事

摘要:“炸机”是航模术语,一般来说,是由于操作不当或机器故障等因素导致飞行航模不正常坠地,坠地后航模损伤较严重,影响内部结构,或坠地后航模完全被摔碎分解,导致航模完全无法飞行。

教练给学员示范飞行技巧。

 

飞手们一起组装修理无人机。 

广袤深邃的蓝天,总是让人无限遐想,从古至今,人类对天空的渴望,对飞翔的追求,从来没有停息过。而在龙岗,有那么一群人,靠着手中的操作杆,以从无人机飞行的视角,将景色尽收眼底。作为当下新兴职业——无人机飞手,“像灵魂出了窍,跟着无人机在天空飞一样。”他们这样形容飞行的感觉。近日,记者走进龙岗大运软件小镇全球鹰无人机飞行培训基地,了解天空“逐梦人”背后的故事,一探无人机世界的江湖。

雏鹰展翅

飞手童年的飞翔梦

说起无人机飞行技术,16天就拿到无人机机长资格证的考霸王俊波,无遗是众多飞手眼中的技术一哥。因为年岁稍长,学员们见到他都喜欢叫他波哥,说起他与无人机的故事,得从他儿时心中那份为“飞翔”而痴狂的心说起。

“我在山西晋城生活长大,家乡有很多巍峨的大山,每次秋天看到鸟儿在天空中飞过群山,总幻想着自己也能变身为鸟儿,在天空中翱翔。”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情况下,他从电视上看到了航模竞赛。就深深的吸引了他,渐渐的,他也下定决心要创作一款属于自己的航模。当时网络资讯并没有现在这么发达,了解航模遥控飞机制作的步骤和零件收集,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为了踏出第一步,当时在煤矿公司工作的他,利用业余时间,主动参加当地航模协会,通过自主学习,他逐步掌握了制作航模的技巧。

“我还记得当时为了试飞自己原创的航模,爬了两个月的山,为的就是利用垂直落差,让航模遥控飞机能有更长的起飞时间。”最终,王俊波成功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架会飞的航模。从此,他也一发不可收拾,走上了“飞翔”的逐梦路。近几年来,民用无人机开始兴起,而王俊波也逐渐接触了现有民用无人机。因为有着航模操作的功底,他很快在飞行技术操作领域得到很快的提升。

目前,有9年飞行经验的王俊波已是深圳一家企业持证上岗的植物保护无人机职业飞手,他坦言:“我这辈子是离不开无人机了,因为它不仅是我的职业,更是我儿时想要实现的梦想。”

真心学艺

向最难操作发起挑战

从专业角度来说;无人机按外形结构划分可分为多旋翼无人机、固定翼无人机和无人直升机,一般认为,多旋翼无人机具有可折叠、垂直起降、可悬停、对场地要求低等优点,被爱好者所青睐。

固定翼无人直升机,同时因为操作难度大,而被奉为“最难操作”的无人机种类。但18岁的张粤川却向无人直升机发起了挑战。年纪轻轻的他已经拥有了无人直升机机长驾驶证。

为什么对小众化的无人直升机情有独钟呢?“正因为它难,所以我才想去驾驭他”张粤川笑着回答。此外,无人直升机最吸引他的是,由于它的特殊构造,操作无人直升机反而经常能做出多轴无人机所不能做到的动作。360度连续翻转,空中急停下落,侧身飞行等。所以无人直升机已经成为无人机花式表演的王者,“当在空中完成各种高难度动作,才能真正领略它的魅力,在这里,一切动作皆有可能。”他对记者说。

谈起与无人机结缘,张粤川表示,是自己看中了无人机行业的前景,2016年,在家人的支持下,他开始正式学习无人机,当时机种很多,张粤川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当时操作难度最高的无人直升机。因为自己想着:一个人如果能攀登世界高峰,那么其他山峰也一定能征服。他在一年的时间内,先后找到深圳等地专家级别的飞手指导,在他的努力训练学习下,终于成功掌握了无人直升机的操作诀窍。并能成功做一些专业的无人直升机表演。说起这些,他满是自豪。

如今的他并没有停止对飞行技术的“修炼”,对于他来说,现在对无人机的维修保养是他下一步学习的目标。他说,希望自己能在职业飞手的道路上,成为一名技术+维护的专业飞手。

一代宗师

多次“炸机”不后悔

十多年前,李赟因为航模进入无人机领域。

如今,李赟在这个飞手群体中有着不一样的身份,他就是无人机飞手扮演“导师”角色的教员。这就要求他比普通飞手有着更加高超的飞行技术,丰富的飞行经验和觉悟。那么他是如何在飞手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代“宗师”?且听他慢慢道来。

“从接触航模开始,我大约飞行了14年,在此期间曾不幸炸机9次。”说起自己成为无人机教员的经历,李赟坦言是用“血”和“泪”堆砌而成的。“炸机”是航模术语,一般来说,是由于操作不当或机器故障等因素导致飞行航模不正常坠地,坠地后航模损伤较严重,影响内部结构,或坠地后航模完全被摔碎分解,导致航模完全无法飞行。

李赟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提升自己的无人机操作技术。今年34岁的他告诉记者,自己曾在电影公司中协助航拍画面,也曾在恶劣天气下进行无人机现场勘测,工作经历丰富了他的阅历,对于他来说,正是因为自己身经百战,才知道一个好的飞手,不仅需要技术过硬,更重要的是大量飞行经验积累。

目前,李赟和他的教员团队正通过自己多年的实践经验,向很多刚入门的飞手们传授着飞行技巧除外的经验理念。也带给一些学校关于无人机教育的启发,让更多无人机爱好者少走弯路。

幕后BOSS

为更多的飞手搭建平台

怀揣着“航空梦”考入北航学习飞行器制造专业,航空情怀多年来一直在余景兵的心中萦绕,机遇和梦想的碰撞促使他创办了全球鹰(深圳)无人机有限公司。

“无人机行业这几年得到长足发展,但在培训上还处于空窗期,所以我希望能在龙岗,为广大飞手搭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平台”,为了搭建这个平台,余景兵走过很多弯路。创业之初因缺乏优秀教员、招生负责人,业务开展相当艰难。经过两年多努力,余景兵团队终于建立起全球鹰无人机飞行学院培训团队,有专业的教员师资队伍,专业招生队伍,还有就业指导老师等,同时在陕西、四川、湖南、安徽、贵州等地建立了多个无人机培训分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都希望自己的命运自己主宰,是鲲鹏就应当翱翔万里,是雄鹰就应当展翅高飞,希望越来越多的飞手在这个无人机培训平台上,找到自己曾经的飞翔梦。”余景兵说。(深圳侨报记者 张臻斐 梁栋 文/图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