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姚谦:人活一世,最真实的不过“开心”二字

摘要:我常常在旅行中进行阅读与自我对照,心中想的事情与行走的路程有了存在的对照,才不再让人感到孤独,也可以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合适的位置上。我喜欢收藏艺术品,所有的艺术品都真实地走进我的生活里,而我的心也能进入这些艺术品的生命。

姚 谦

音乐人,文字者,收藏家,历任台湾EMI、Virgin、Sony唱片公司总经理,30年来不仅是创作与管理两面行家,也热爱电影艺术、文学、旅行。他的歌词脍炙人口,获奖无数,代表作有《我愿意》《如果爱》《味道》等。 

总有一首歌能让你想起某个时刻:彼此初遇时,你会唱“在千山万水人海相遇,原来你也在这里”;爱到极致时,你会唱“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迷茫无助时,你会唱“不停揣测你的心里可有我姓名”;分手时,你会唱“我们变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些触动人心的歌词都出自一人之手——台湾的“金牌词人”姚谦。他被台湾综艺节目主持人张小燕称为“最懂女人心的人”,曾获台湾金马奖、香港金像奖等奖项。

近年来,虽然歌词写得少了,但他也没闲着,而是把自己的旅行随笔、生活笔记记录下来,写成了一本书《如果这可以是首歌》。11月8日晚,在港中大(深圳)春山雅聚系列讲座上,他的主题演讲便从这本书开始。

创作是件很有满足感的事情

我常常问自己,书写的意义是什么?

创作是件很有满足感、存在感的事情,就像马云创业一样。生命里的触动,美妙瞬间,都是一首歌。《如果这可以是首歌》是我近些年来的生活感悟。“这”代表生活中的任何片段,“歌”指的是生活中值得记忆的一瞬间。

我曾经也难以接受一些比较,但当年纪渐长,渐渐能以诚实坦然的心态去面对自己“写词人”的这个身份。因为有以前的自己,才会有现在的自己。

我如今56岁了,再也写不出25岁时心境的歌词。人总有光辉岁月,并总以这些时间段的事为人所铭记。但人生是无限延伸、不断变化的,过去的你再也乔装不回去,大胆地去活现在的自己,才是应该仔细考虑的事情。

旅行途中,我听到许多的不可思议:七天登上非洲之巅,还有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一时意气错嫁终身的侗族姑娘。但这些不可思议不是完美到不真实,而是掺杂着眼泪、坚持和心酸的;这样的爱情故事也不是戛然而止、再无结局的,而是作为灵感融入了侗族大歌的创作之中,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

拿回时间主权是为了让心灵自由

我在唱片业从业近20年,后来我觉得该把时间主权拿回来了。生命是由时间组成的,而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掌握自己时间的权利。但生活总多羁绊,常有杂事缠身,我们一再“割地退让”,赔上自己的时间、精力,却难求一个开心。人活一世,渺如大梦,最真实的不过“开心”二字。不妨开始为自己最真切的感受去据理力争自己的时间主权。我希望大家选择做在意的、喜欢的事。

拿回时间主权是为了让心灵自由。

我们的心灵在何时获得自由呢?在做那些“你最在意、最喜欢的事”的时候,那些你做起来最能感受到自己的价值、存在感和满足感的事。换一种有趣的说法,大概就是那些你做起来觉得时间过得飞快的事。这种感觉就像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明明已经过去了几个钟,却浑然不觉。多少人穷其一生也是随波逐流,愿你找到属于自己的火花般绚烂的自由。

阅读与对照 是一种生活常态

我的生活中阅读无处不在。电影是阅读,和一个与自己毫不相识的人交流也是一种阅读,看展亦是阅读。用心观察这世界的变化,就是一种阅读。阅读它们时,不是占有什么,而是感知什么。

我常常在旅行中进行阅读与自我对照,心中想的事情与行走的路程有了存在的对照,才不再让人感到孤独,也可以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合适的位置上。

在艺术品阅读中,我们可以感知艺术家的想法,用来对照生活。我喜欢收藏艺术品,所有的艺术品都真实地走进我的生活里,而我的心也能进入这些艺术品的生命。我曾给江美琪写过一首歌《我爱夏卡尔》,就是用来致敬夏卡尔的,当时我买不起他的画,很惆怅,于是将这种心情转化成了歌词。

艺术对照的意义在于感知别人的想法。阅读的奇妙之处就在于通过艺术的定格,我们可以跨越时空、年龄、种族的藩篱和界限,看到如细胞切片般的那个人在那个地方那一刻的想法。历史是赢家写的,美术史是可以参照的。画家曾凡志每年夏天都会画西瓜;毕加索横亘在一战、二战的缝隙之间,他喜欢用简单的几何图形去表达,没有那么多复杂的象征意义,原因只是:“世界太混乱的时候,应该画一些简单的事物。”

港中大(深圳)供图

深圳侨报记者 石小利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