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夏语冰其人

摘要:外甥看到部门的一些问题,给我说了几次,想让我提醒一下夏。事后,虽有老板周旋,但未成,以外甥走人了事。有时在一起,也聊起各自的家事。夏的离开,与我提为公司副总有关。也常约聚公司业务对手,说老板的种种不是。老板终于忍不住了,给夏调了个闲职。

夏语冰是我曾经的同事。我俩一同进入公司时,可谓意气风发。十年前,他离开了公司,二十年过去了,我从未挪窝。

夏是哪里人,已记不大清楚。他现在何处,也不可得知。但他那张时常愤怒的脸,却越发清晰。

我俩经历大致相当。出身贫苦,寒窗多年。刚踏入社会,就立志拼搏,出人头地。夏外向,我内向。刚进公司时,他分到销售部,我到了生产部。

因为努力,也因为业绩,一年后,我俩都被提为各自部门的小组长。但夏的风头远远超过我。销售部是公司的命脉部门,老板亲自管理。原来大家的业绩差不多。夏的到来,如一只鲶鱼投入鱼箱,搅起一片激水。夏的成功,源于二点。一是拼命。二十年前,销售员外出,还没有小车。夏通常是一瓶水,一个包,无论寒暑,坐公交,走南北。有时为了一单业务,拼酒拼到输液,第二天接着喝,被我们戏称为“夏三斤”。有时我俩在一起聊天,他说,销售这件事,就成就感而论,业绩第二,征服客户排第一。二是爱琢磨。市场变化,客户喜好,对手策略,产品性能,服务好坏,他都爱琢磨。别人搞不掂的,他总能搞掂,我们都把他叫做“销售奇才”。

四年后,我俩都被提为公司中层。但夏出了点状况,出在民意调查。老板在询问分管副总时,副总说夏这个人有些恃才傲物,不大服管,建议缓一缓。那时夏在老板心目中的分量已经很重了,觉得副总的话有些偏颇,没怎么理会。但在做基层调查时,民意依然不大好。唯外苛内,瞧不起人,有些小气,爱占小便宜,说话刻薄,常板着脸。老板有些诧异,与“微笑的沟通高手”印象相差太远。老板找夏谈了谈,最后还是提拔了他。

出任部门负责人后,夏依旧顺风顺水。用他的话说,叫做“通吃”。业绩突出其他人一大截,全公司都称他为“红人”。但问题也出在这个时期。虽然业务能力强,但不大会管事。错了就骂人,并不怎么教人。分配奖励时,自己拿大头,其他所有人占小头。

然后是与兄弟部门关系紧张。一个单位,总会有些问题。市场反馈回来,夏总是直通老板,有时还有放大,搞得大家挨骂。因着老板的宠爱,大家对他不能怎样,但多了隔阂。因为一同进公司,平常多有聊天,所以我提醒了他两次,但夏并不接受。

在夏的身上,我也栽了一次跟头。我的外甥,大学学营销,毕业后让我帮找工作。看到夏的出色,请了两次酒,让他带一下。夏先是很喜欢我外甥,说他悟性好。外甥看到部门的一些问题,给我说了几次,想让我提醒一下夏。在一个较正式的场合,我给夏提醒了一下。夏当场发飙。事后,虽有老板周旋,但未成,以外甥走人了事。

夏爱争吵,且不论对象,无论上下。常规讨论,无非表明观点,阐明原由,注意方式。常规结论,无非上位拍板,下位服从,同级多数。但夏不是这样,非得主导,每次面红耳赤。次数多了,大家也就做自己的事,不与夏争论了。夏还自认为是站得高,看得远。

有时在一起,也聊起各自的家事。夏也是愤懑不平。夏的一大家子,父母养老,弟妹工作、婚事、买房,甚至小孩读书,都是他在张罗,可谓卓著。但家人并不待见他,甚至有些怕他,包括他的爱人。

夏的离开,与我提为公司副总有关。那时候,因为老板的信任,我又升了一级。其实同时,老板也在考虑夏。因为夏的性格,还有夏在管理方面的欠缺,老板决定再考察一段时间。

但是夏待不住了。工作不拼了,业绩下滑了。在客户面前,多是抱怨。也常约聚公司业务对手,说老板的种种不是。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愿意告诉夏,他的问题出在哪里,包括我在内。他自己也似乎钻进了牛角尖。老板倒是找他谈过几次。老板说话时,夏总是不住地点头。轮到夏说时,他又进入了他的话语体系。

夏越来越离谱。老板终于忍不住了,给夏调了个闲职。

没有了岗位,也就没有了业绩,也就没有了高收入。夏对我说,是到离开的时候了。

很快,他就在我们的世界消失了。没有一丝信息,似乎他从未在过一样。

事隔多年,每次想到夏,就想到一种动物,鸵鸟。只要把头埋进沙子里,就感受不到外面的风雨。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夏,你还好吗?

由着夏的名字,想到一个成语,“夏虫不可以语冰”。他老爸在给他起名字时,会想到他后来的遭遇吗?(邓志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