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恶魔』在身边

摘要:听熟悉邱逸云的女同事说,他不仅看漫画,还自己画手绘,风格很黯黑,但是画得非常之好。某一天下班,我实在忍不住在电梯里问邱逸云:“邱爷,你每天晚上到底去南院干啥?”从那之后,再看到邱逸云的画,无论如何黯黑,不知道为啥,我都会莫名其妙从中看出些温柔。

我认识邱逸云的时候,他还留着长发,苍白忧郁的脸被刘海遮住了一半,眼睛很大,眼窝很深,薄薄的嘴唇,会让人联想起泰坦尼克号的JACK……但就算他是个帅哥,我依然认为他是个“变态”,而且是不动声色“隐蔽作案”的“变态”。

事情得从一次夜班说起。那天晚上我和几个女同事凑在一起谈论当时大热的漫画,邱逸云悄无声息凑过来,默默说,这些没意思,给你介绍个好看的,可以减肥。我们几个瞬间炸开了,什么漫画这么好?邱逸云在浏览器里输入了“伊藤润二”,血腥恐怖的画面吓得我立刻捂住了眼睛,摸索着关闭页面,几个女同事也立刻四散离去,纷纷骂邱逸云是个“恶魔”。

邱逸云甩了甩飘逸的头发说:“这是艺术。”嗯,这个艺术确实可以吓得人减肥!

听熟悉邱逸云的女同事说,他不仅看漫画,还自己画手绘,风格很黯黑,但是画得非常之好。上夜班的时候,他经常会提前几小时来单位,安静地坐在角落的位置上,拿着电子画板和画笔,在电脑上作画。半长发遮住他的半张脸,灯光洒下来,皮肤发出淡淡的金色,光影在他的头发上跳跃,侧面的轮廓颇具艺术的美感——这个人本身就是一幅画。走近一看他画的画,呕,这么帅的人为啥要画这么吓人的东西。

过了一段时间,和邱逸云更熟了一些,我发现他每天下班都偷偷摸摸地独自走向单位大院的南面——那时候单位的大院正在改建,南边的那块地有个破旧的凉亭,杂草丛生,还堆满了砖块石头。白天还好,一到晚上那里就显得阴气阵阵。我们都是上晚班,夜里下班已经两三点了,邱逸云不赶紧回家睡觉,去杂草堆又不知道在搞什么吓人的玩意儿?

某一天下班,我实在忍不住在电梯里问邱逸云:“邱爷,你每天晚上到底去南院干啥?”

邱逸云正在玩手机游戏,并不抬头,说:“找狗。”

我心里一凛,想起他看的血腥漫画和每天吓人的画作,涌出无限愤怒,咬牙切齿说:“你虐狗?!画画素材?!你怎么这么恶毒?!”

邱逸云猛地抬起头,笑了。这个家伙面对我义正词严的质问,内心毫无波澜。他说:“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我有点尴尬,小声说,还不是因为你平时那些“变态”的爱好。邱逸云忍不住笑出声说:“那些是艺术,艺术里可没有变态。大院里的流浪狗生仔了,藏在很隐蔽的地方,天太冷,我就给它们在南院深处做了个窝,天天去喂。走吧,带你去看看。”

我跟着邱逸云,拿手机打着光,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到了草丛深处,果然,一只土狗卧在一个简易的纸箱里,身边有4只巴掌大的肥嘟嘟的小奶狗——吃这么肥,看来伙食不错。

从那之后,再看到邱逸云的画,无论如何黯黑,不知道为啥,我都会莫名其妙从中看出些温柔。可能坦然面对、接纳黑暗的人,才更懂得光明的可贵吧。(罗雨竹)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