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尚年轻,谁的青春不折腾?

摘要:隔天,吴尉平将手机带到了学校,和同学何雨轩在科技社团办公室折腾了整整一小时,终于换好了屏幕,没想到突然在手边发现多出了一根天线,俩人瞬间傻了眼。对此,吴尉平不无自豪。

 

 

何雨轩(左)和吴尉平(右)专注研制无人机。

 

李梁旭(前)摸黑进行无线电测试。 

17岁的你,在忙什么?是埋头研读《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还是沉迷于漫画、游戏无法自拔?

在龙岗,有这样一群“技术宅”少年,他们自制无人机、研制人造闪电,改装电子产品,沉迷无线电测向……在不少外人看来,这群“技术宅”少年正用他们年轻的生命尽情折腾,并不知疲倦,但“00后”少年们淡然地回应:谁的青春不折腾?有梦想就应该被高度珍视、被倾情呵护。

◆何雨轩:斯文男孩勤动手爱“折腾”

戴着一副眼镜、留着“蘑菇头”的何雨轩文质彬彬的,事实上,这名刚满17岁的高中生不仅脑洞大,动手能力更是极强,在刚结束的龙岗区青少年创客节多旋翼障碍赛中,他从众多高手中脱颖而出,拿下了二等奖。

与一般的高中生相比,何雨轩的爱好有点独特:玩电机和航模。在父母眼里,何雨轩从小爱“折腾”,家里崭新的电脑、手机、遥控车等都被他拆装过。和很多喜欢航模的孩子一样,何雨轩的模型之旅也是从轨道四驱车开始的:“当时学动画片改装四驱车,把四驱车里的电机倒腾出来玩。”没想到,看着不起眼的电机竟然是电器或各种机械的动力源,何雨轩的兴趣一下被勾起来。

何雨轩真正与航模接触是在小学三年级。在他的记忆里,偶然一次机会,他看到高年级的师兄在操作航模。与四驱车相比,航模的操控要求更高、变数更大,操控航模翱翔天空的感觉让他也跃跃欲试。但学校的航模社只对四年级以上学生开放,因此,何雨轩只能天天数着日子、盼着长大。真正接触航模后,何雨轩更是将所有课余时间都花在了练习上,短时间内就已经能熟练进行固定翼、直升机和四旋翼等航模飞机的飞行操控和特技表演。

进入布吉高级中学后,何雨轩被学校科技社团里的双控机床、车床等设备吸引,和志同道合的同学们一起玩“三模一电”(海建筑模型、航空航天模型、车辆模型与无线电测向)。遗憾的是,社团里的航模设备不够先进,操作手感不高,于是,何雨轩便动起了自己制作固定翼和四旋翼航模飞机的念头。

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并不简单,其中最大难题就是资金。为了如愿为自己的爱好买单,何雨轩只能从自己的零花钱里一点点攒钱。攒了一个多月,何雨轩兴冲冲地在网上购置了机架、发动机、机翼等各种零配件,整日泡在社团办公室里组装、调试自己的第一台四旋翼航模飞机,并打算在学校运动会上航拍运动会瞬间。虽然最后这台航模因机翼故障从低空摔下,没能完成航拍使命,但何雨轩并没有气馁,反而更加卖力四处求教,DIY新机器。

“虽然买台航模成品也并不贵,但自己制作的性能更好,而且制作的过程很让人享受。”何雨轩说,航模是个烧钱的爱好,以他最近在玩的穿越机为例,不仅各个零件的组装需要耗费心力采买、拼装,偶尔操控过程中出现失误,导致机体各个部分些许损坏都要及时更换。在外人看来,不停地试飞、调控似乎是件很无趣的事,但对他来说,却是最有趣的事。

在玩爱好的同时,玩电机、航模所需掌握的实用知识也给何雨轩带来不少惊喜。何雨轩说,上高中后,物理书上的电路、电压之类的,根本不用老师教,基本自学就能会了。“希望以后我能有一份高收入的工作,不然我爱好的这些‘坑’可填不起。”何雨轩笑言。

◆吴尉平:“拆机狂魔”走上“折腾路”

所谓高手在民间,真的一点都没错,在布吉高中,有这么一位高中生竟有一项非常特殊的技能:修手机!

被同学们笑称“拆机狂魔”的吴尉平高高瘦瘦,是学校3D打印社的成员。从小就喜欢电子产品的吴尉平早在初中时就花费900元,自行组装了一台配置高大上的电脑,平日里最爱的就是混迹图拉丁吧(讨论软硬件技术的计算机爱好者贴吧),从中学习各类计算机技术。

进入高中后,热衷计算机的吴尉平加入了学校计算机社团,后来又加入了3D社团,第一次接触这个新科技。“一个物体要用3D打印机打印出来,需要精准的结构设计和计算,只有建模精准,才能打印出自己最需要的物品。”在打印机旁边,摆放着许许多多已经打印出来的成品:手模型、爱因斯坦头像、晚安灯、艺术花瓶等,其中,不少都是吴尉平自己建模打印出来的。

身为一名热爱计算机、3D打印和航模的高二学生,吴尉平是怎么走上修手机的“不归路”的呢?吴尉平说,最初修手机,是因为自己拆手机拆多了,总想着给手机的不足之处升级或物尽其用……渐渐的,同学们的手机坏了,也会来找吴尉平。现在,学校里不少同学手机摔了、坏了,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吴尉平帮忙修。

吴尉平说,自己有一套修手机工具,帮同学修手机需要用到新的手机屏幕、电池等,他会一并帮忙采购。说到大家都可能关注的费用问题,吴尉平说一般自己只收取一点手工费,“其实修手机并不难,只是拆解过程相当复杂,要很有耐心才能干好这个精细活。”

“有没有曾经修坏的手机?”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时,吴尉平先是大声否定,接着又不好意思地透露自己在修手机中曾修理出多余的零件。原来,之前吴尉平妈妈的手机屏幕摔裂了,原本打算去维修店修理,没想到修理费需要900多元,于是吴尉平自告奋勇提出帮妈妈修理手机。

隔天,吴尉平将手机带到了学校,和同学何雨轩在科技社团办公室折腾了整整一小时,终于换好了屏幕,没想到突然在手边发现多出了一根天线,俩人瞬间傻了眼。好在这跟天线是5G天线,对手机正常使用基本没有影响。这个维修事故也让吴尉平反省了好几天,最终下定决心要更苦练维修技术。

为何要在假期帮同学修手机?吴尉平说,一方面可以拆不同类型的手机,了解其构造、研究手机模块等,是一个学以致用的过程;另一方面还可以通过修理手机赚点零花钱,来满足自己玩航模、3D打印等科技爱好的资金需求,“碳纤维机架、3D打印机的材料费,差不多都是通过帮同学修手机赚来的。”对此,吴尉平不无自豪。

◆李梁旭:寡言少年最爱无线电“捉迷藏”式“折腾”

无线电测向运动是竞技体育项目之一,也是无线电活动的主要内容。布吉高中高三学生李梁旭正是无线电测向运动中的佼佼者。手握测向机、计时卡,头上还戴着小耳机,全神贯注地在野外寻找信号源……这是李梁旭在比赛中的状态。

“简单来说,它类似于捉迷藏游戏,但它是寻找能发射无线电波的小型信号源(即发射机),是无线电捉迷藏。”生活中的李梁旭有点沉默寡言,但聊起他感兴趣的无线电测向,立马就健谈了。“我们用手中的测向机寻找隐藏在树林中的自动发射电台,看谁找到的电台多,用的时间最少,谁就取得胜利。”

李梁旭向记者描述了无线电测向比赛大概流程:在旷野、山丘的丛林或近郊、公园等自然环境中,事先隐藏好数部信号源,定时发出规定的电报信号。参加者手持无线电测向机,测出隐蔽电台的所在方向,迅速、准确地逐个寻找出这些信号源。

作为这项运动的佼佼者,李梁旭参加过多次国内无线电测向竞赛,并获得多个奖项。去年1月,在无线电测向全国公开赛广州站中,他斩获一等奖,这场比赛也让李梁旭印象最深。“不是因为摘得了桂冠,而是因为和高手过招的酣畅淋漓快感。”李梁旭说,龙城高中无线电测向运动在全省都是数一数二,在这场比赛中,他和来自龙城高中的最佳选手暗自进行了较量。

除了无线电测向,李梁旭还是个海模高手,精细设计,再将一个个小零件粘贴到一起。2016年暑假,李梁旭迎来了自己海模制作生涯中的第一次重要比赛——第十七届“我爱祖国海疆”总决赛。为了应对这次比赛,整个暑假他都泡在科技社团办公室,每天从早上忙到晚。看到学生每天高强度的制作与训练,指导老师陶宏伟也很心疼,劝他差不多就得了,但韧性十足的李梁旭却不愿敷衍了事,坚持将每个炮筒、每个零件都做到最细致。待正式参加比赛时,取得了全国二等奖的好成绩,这也让李梁旭觉得,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