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淘淘老唱片 听听新故事

摘要:在正式“入坑”黑胶唱片之前,他已经有多年收藏CD的历史:“我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收藏CD,开始接触黑胶唱片也就是最近三、五年,之所以爱上黑胶文化,也是因为爱上了这种原汁原味的声音。”我曾经见过有些藏家收藏了几万张唱片,但是根本没有时间去聆听,这样的收藏又有何意义呢?”

王汉磊在调试黑胶唱机。受访者供图

 

刘永忠已集齐上世纪90年代港台歌手唱片。深圳侨报记者 梁栋 摄

 

乐卡斯国外淘唱片。受访者供图 

舒希的多首二胡作品被刻录进黑胶唱片。受访者供图

 

骑士黑胶唱片。深圳侨报记者 孟凡森 摄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一座不夜城……”婉转的歌声从老式留声机的唱筒中传出,在老上海的舞厅中,身着旗袍、烫着卷发的女子正在翩翩起舞。这样的画面被深植在人们的脑海中,也成为留声机带给国人最清晰的回忆。

作为20世纪最重要的的声音载体之一,留声机和黑胶唱片成为几代人的回忆。从1897年第一台留声机进入我国,到上世纪90年代最后一条生产线停产,黑胶的黄金时代早已远去。但在龙岗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有的痴迷于搜集绝版的老唱片;有的通过身体力行设计制造黑胶唱机,试图重现黑胶唱机昔日的荣光;还有人对于老唱片音乐有着原汁原味的追求……

黑胶小哥设计出经典唱机

如今,黑胶唱机虽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它并未完全消失。在龙岗有位黑胶小哥,他热衷于设计和制造唱机,把几近消逝的老物件儿用自己的形式复活、注入新的生命。

黑胶小哥名叫王汉磊。天生娃娃脸外加一副黑框眼镜,使得他看起来就像是邻家小哥。虽然为人幽默谦和,但是涉及到唱机制造的话题,他立刻变得非常认真:“大家总认为黑胶唱机遥不可及,其实并不是。”

在外行看的机身貌似浑然一体,其实内部构造复杂。唱片、唱臂、马达、控制线路等各个零件组装和调试专业而复杂,稍有误差就会影响播放音效,旁人望而生畏,王汉磊却对此十分着迷。凭借自身对于音乐的热爱,他放弃了稳定的工作机会,加入了深圳市佳音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成立了莱森音响公司。而这家公司就位于龙岗区园山街道。

在试音间,小哥拿出了他最得意的作品——莱斯保罗唱机。“这款唱机的灵感来自于爵士乐大师莱斯·保罗,唱机底座形状的概念来自于电吉他的琴身造型,不仅外形漂亮,性能也很棒。”为了造出这款唱机,他把黑胶唱机拆了装,装了拆,几万元的机器在他手上成为了玩具,最终造出的成品在黑胶唱机展会上一炮而红。但是由于生产周期较长,预订这款唱机的买家已经排起了长队。

佳音王公司副总经理徐亮告诉记者,回顾历史,我国先后出现了百代唱片公司、RCA唱片公司、大中华唱片公司等,录制了很多京剧和地方戏,压制唱片输出国外。“四、五年前开始,国内黑胶唱片的交易额增长迅猛,公司的黑胶唱机的生产量也大大增加,这都预示着黑胶文化在国内又开始流行起来。”

登山达人还是黑胶唱片发烧友

“登山达人” “户外狂人”是外界给予刘永忠的标签。目前,他已经登顶10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但谁又知道他还是一位黑胶唱片的超级发烧友。当他在世界各地征服高峰的同时,还在当地搜罗黑胶唱片。

在刘永忠位于平湖街道的家中,记者见到了他收藏的一柜子老唱片。他随手抽出一张唱片就能记起它的来历:“这张唱片是我在阿根廷首都圣地亚哥时买的,当时我正在备战南美最高峰,6962米的阿空加瓜峰。”

早在萌生征服世界高峰的念头前,音乐就一直伴随着刘永忠:“1989年,我大学刚毕业来到深圳市防疫站上班,单位的工会搞了一个乐队,我在里面还担任吉他手。那时候是港台音乐陪伴我从青年走向中年。”

2001年,刘永忠开始搜集港台歌星的黑胶唱片,每隔一段时间他就去华强北转转,有家电器城的老板专门从香港淘回来二手唱片,我总会淘一些回来。如今,他家中已经收藏了400张唱片,其中上世纪90年代的港台歌手,已经全部集齐了。

“这些唱片中,有5张磨损比较严重,唱针卡壳时,唱来唱去都是那一句,非要用手把唱针拨一下才行。”尽管唱片有磨损,刘永忠还是小心翼翼地保存好,经过粗略估算,这一柜子的唱片在当年价值两万多元,但是他觉得这个音乐爱好不能只算经济账:“收藏黑胶唱片是因为有一种情怀在,有时听听他们的歌声,我也仿佛重新回到了那个年代。”

80后海归国外寻觅“遗失的声音”

在磁带、CD还未流行之前,所有的音乐声音都是通过唱片进行记录的,唱片可谓是一统天下。因工作需往返龙岗和北京的80后海归乐卡斯(化名)喜欢搜寻稀少的黑胶唱片,让那些濒临消失的“好声音”在当代重现。

在新西兰学习视觉艺术的8年时间,也为乐卡斯接触海外二手唱片提供了不少机会。在不断地搜寻唱片过程中,他也发现了许多珍贵的唱片。“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张是百代公司出品的一套78转的黑胶唱片,内容是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在一战演讲的原声录音。虽然乔治六世有严重的口吃,但这段演讲在当时的时局下显得很重要并且特别振奋人心。这段故事还被拍成了电影,片名叫作《国王的演讲》。”

这张唱片让乐卡斯兴奋的原因,不止在于它的历史价值,还有78转唱片的稀缺。原来早期的唱片为78转,但是所用的材料脆弱而易碎。使得采用这种工艺的唱片存量较少。不仅如此,制作一批唱片都需要一张母片,一旦母片损耗或者遗失,那么这批唱片便成为绝版。对此,乐卡斯也有自己的焦虑:“有些老唱片甚至比我们父辈的年纪都要大,能完整地保存下来十分不易。尽管老唱片消失的趋势不可挽回,但是我能做到的就是让它消失得慢一些。”

二胡演奏家“入坑”黑胶寻味音乐本身

黑胶文化的发烧友也分很多种,有人对器材热衷痴迷,有人却对音乐情有独钟。深圳艺术学校的二胡专业副教授舒希显然属于后者。

作为深圳市唯一的二胡专业副教授,舒希的身份已经不止于一位音乐发烧友。2017年,有公司制作出版的全新黑胶唱片《弓弦语》,其中收录了舒希数首二胡炫技小品。“我之前录过很多CD专辑,但这次录制黑胶唱片是我的一次新尝试。”舒希解释说,“二胡的特点就是善于表达细微的情感,当我听到用唱片播放的音乐时,感觉唱片对于细微情感还原得更加细致。”

自幼学习二胡演奏的舒希对于音乐有着更深的理解。在正式“入坑”黑胶唱片之前,他已经有多年收藏CD的历史:“我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收藏CD,开始接触黑胶唱片也就是最近三、五年,之所以爱上黑胶文化,也是因为爱上了这种原汁原味的声音。”舒希认为年轻时爱玩CD,是因为它比较方便,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也就越来越喜欢手动调校唱机的感觉:“每次调校后得到的音质都略有差别,这种参与感是CD无法比拟的。”

但是舒希也说:“我觉得不管你玩CD、黑胶唱片还是数码音乐,最终还是要回归音乐本身。我曾经见过有些藏家收藏了几万张唱片,但是根本没有时间去聆听,这样的收藏又有何意义呢?”(深圳侨报记者 孟凡森 实习生 杨奕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