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高攀的爱情,有苦涩也有甜蜜

摘要:这时候,公公婆婆不再打电话训斥我了,更多的是夸奖。没想到,第一次见面,阿勇的母亲直言不讳:“我们阿勇年轻时谈多少恋爱都无所谓,但是,他应该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一边是心意完全动摇的阿勇,一边是不被接受的阿勇父母,我知道这段感情已经无法挽回,但还是经历了一番垂死挣扎。

编者按

老话说,竹门对竹门,木门对木门,婚姻里最讲究门当户对。可爱情降临的时候,谁会管那么多客观条件呢?爱就爱了,甚至把婚也结了。

门当户对的爱情婚姻,也难免有苦涩与不幸。而高攀的爱情婚姻,也有幸福的结局。

自本期起,情感版推出“那些与高攀有关的爱情”这一话题,让我们一起了解其中的酸甜苦辣。同时,欢迎有共鸣的你致电13427987052,与小编说说你的故事。

曾经的憋屈小媳妇 现在的幸福女强人

口述者:兰姐,女,53岁,生意人

坐标:龙岗中心城

上个世纪80年代末,我嫁入了江西一个小县城的干部家庭。当时在众人眼里,这是一段打破了“阶层”的婚姻。大家认为,出生农村的我无疑是高攀了夫家的,可我并不这样认为。我们很相爱,这段感情就是平等的。而且,我是一个很努力也很自信的人。

那时候,村里的未婚姑娘都很羡慕我,婚后进入了国企,捧上了铁饭碗,吃上了国家粮,但无人知晓我的婚后生活有几多不易。丈夫的性格温柔敦厚,甚至还有些木讷,其父母却是另一个样子。怀孕期间,我要做饭菜、打扫房间,在大冬天洗一大家子的衣服。在公公婆婆眼里,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丈夫敢怒不敢言,私下倒十分心疼我,经常给我按摩肩颈,端热水给我泡脚。

做了好几年“小媳妇”,我和丈夫、儿子终于有了幸福温暖的小家庭。可就在这个时候,我所在的国企倒闭了,我成了下岗职工。我不想求公公帮忙找工作,到处借钱开了个餐馆。大年夜,我在餐馆忙完赶回公公婆婆家吃团圆饭,却连剩饭剩菜也没了,公公说:“你不是自力更生开餐馆的吗?干嘛还来这里吃饭?屋子你来收拾吧!”

1998年,我关闭了盈利微薄的餐馆。每到节假日,丈夫陪我从江西到广东“考察”。当时公公婆婆极为反对,说我是带着他们的儿子寻死路。那年秋天,我第一次来到龙岗,一眼就爱上了这个有无限机会的地方。很快,我在龙岗街道开了餐馆,丈夫也辞去了稳定的工作跟我一起奋斗。后来,我又和朋友经营服装福彩等。这时候,公公婆婆不再打电话训斥我了,更多的是夸奖。

20年过去了,我们在龙岗中心城有了房子、车子,还抱上了孙子。现在的我,依然是家乡姑娘们羡慕的对象,但大家不会说我高攀了,在大家口中,我是幸福的女强人。

最幸福的是,丈夫依然温柔体贴,经常为我分担家务活,跟我一起泡脚。

我们多年的爱情 敌不过家境差距

口述者:阿静,女,26岁,公司职员

坐标:布吉街道

阿勇是我的大学学长,比我高两届。彼时,我从湖南吉首到广州读书,在一次社团活动中认识了他。没多久,他就对我展开了追求攻势,说是对我一见钟情。

他给我送鲜花、零食,约我吃饭逛街看电影,对我的舍友也非常好。大一结束前,我们成了人人羡慕的一对恋人。这时我才知道,阿勇是深圳本地人,家境很好,父母在市中心和郊区有好几套房子。

阿勇常说自己有啃老的命,却偏偏想靠自己努力。毕业后,他在广州碰了几次壁,还是听从父母安排回了深圳。每周五下班,他都会去广州见我,还给我在校外租了房子。大四那年,我想也没想就到深圳实习,毕业后成功转正。那时,阿勇的同学、朋友举办婚礼,他都会带我出席。2016年3月,我们参加了一次特别的婚礼——主角是他的朋友和我的舍友,我才意识到自己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

在我的要求下,阿勇于2016年5月带我回去见了家长。没想到,第一次见面,阿勇的母亲直言不讳:“我们阿勇年轻时谈多少恋爱都无所谓,但是,他应该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而你的父母都是下岗职工,将来还需要你接济……说白了,我接受不了你。”

那一天,我想开口反驳,却无力反驳。后来,我想努力得到阿勇父母的认可,然而只是徒劳。我以为会看到阿勇的抗争,但没有,他甚至从我们同居的房子搬回了家。

去年9月,阿勇提出了分手——在父母安排的相亲中,他遇到了可以共度余生、门当户对的女子。一边是心意完全动摇的阿勇,一边是不被接受的阿勇父母,我知道这段感情已经无法挽回,但还是经历了一番垂死挣扎。

直到阿勇说,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他就快结婚了,我才结束了纠缠,搬出了满是回忆的房子……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