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一生的歉疚

摘要:七十多岁的人,身体不好,需要子女照顾,可大伯远在百里之外的城里,二伯家有孩子身患重病,没有更多精力照顾老人,三个姑姑又远嫁他乡,于是,照顾爷奶的重任落在我的爸妈身上。我来到爷爷奶奶房间,冷冷地说:“看看你们有那么多孙子外孙,到现在有几个留在身边照顾你们?”

原以为,随着时光流逝,我心中的歉疚和不安会减少一些。十几年了,有些话压在心底,始终无法向任何人倾诉。

春节,远在新疆的大姑和小姑一家都回到河南老家,去了爷爷奶奶墓地前祭拜。看着表妹发的照片,熟悉的西山上爷爷奶奶安卧的那座荒坟,不由勾起我对他们的思念。

小时候,爸妈和爷爷奶奶的关系不好,大家住在一个院子里,经常为一些琐事吵架,为此,我和哥哥也就不招爷爷奶奶待见。他们做了什么好吃的,有了什么好玩的,首先想到的都是那些堂哥堂姐,我们只有眼巴巴看着。

妈妈教导我们:你们谁也不准嘴馋,做人要争气。我和哥哥也很知趣。

后来我们读中学住校,与爷爷奶奶的接触更少,跟他们之间的情感愈发淡薄。

他们也有老去的一天。七十多岁的人,身体不好,需要子女照顾,可大伯远在百里之外的城里,二伯家有孩子身患重病,没有更多精力照顾老人,三个姑姑又远嫁他乡,于是,照顾爷奶的重任落在我的爸妈身上。

高二那年冬天,我放假在家,每顿饭都需要端到爷爷奶奶住的房间。一个大雪纷飞的中午,在我送饭的路上,脚下一滑,我重重摔倒在地上,忽然感觉莫名的委屈,我的怨恨一瞬间涌上心头。

我来到爷爷奶奶房间,冷冷地说:“看看你们有那么多孙子外孙,到现在有几个留在身边照顾你们?”他们听了,半天都没有说话,我却带着几分得意离开。

事后,才忽然感觉自己的狠毒,他们可是两个古稀的老人啊!于是,那句话,成了我心头挥之不去的罪恶。直至他们去世,我也没有勇气跟他们说一声“对不起”。

如今,清明又至,写下这些文字表达我对二老的愧疚,但愿他们感知后,能原谅我当初的张狂无知。(杨俊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