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清明叙事

摘要:迁坟当天,父辈家的亲戚们几乎全出动,二表姐当仁不让地挑起大梁,一早带我们去市场买鸡买肉买冥币买鞭炮,再收拾一筐锅碗瓢盆,姐夫、表哥们帮忙开灶生火,其他表姐表妹们则帮忙捡拾柴火。

对我来说,今年拜山祭祖的意义非同凡响,皆因为逝去十多年的父亲迁坟,让父亲的灵魂重新得以安置。

父亲当时是火葬。我们特别叮嘱过火葬场的工人,在烧的过程中“火下留骨”,以便日后子孙“执骨”拜祭。

父亲的墓地确实太偏僻,虽仍属于老村管辖之地,但凹进去一角,视野颇不开扬,路途遥远不说,还弯弯曲曲。每次去扫墓我都走得气喘吁吁。墓地处于荒山野岭,人迹渺渺。为父亲迁坟成了我们兄妹俩心头的一件大事。

二表姐已把大部分的活都干了,包括请风水先生看地、定吉日、定制墓碑,一切按照家乡的习俗办事。

迁坟那天,天气出奇好,晴空万里,使原本应该带点感伤的迁坟变得春游般好玩和喜庆,我知道,泉下的父亲也乐意看到这样的场景。小时候,清明去拜祭爷爷奶奶,全家男女老幼出动,欢欢喜喜像过节。大人负责挑担,挥刀开路,小孩负责扛锄头背镰刀,边走边玩。穿行在草木枯荣间,山风浩荡,父母难得轻松地讲些笑话,讲些山里的奇闻轶事及古灵精怪的故事。

迁坟当天,父辈家的亲戚们几乎全出动,二表姐当仁不让地挑起大梁,一早带我们去市场买鸡买肉买冥币买鞭炮,再收拾一筐锅碗瓢盆,姐夫、表哥们帮忙开灶生火,其他表姐表妹们则帮忙捡拾柴火。

迁坟仪式隆重而简洁,带去的祭奠用品有大煽鸡、猪肉、苹果、桔子,还有父亲生前爱吃的巧克力。父亲生前爱喝酒,但也因此伤了肝,所以没给他带酒。

迁魂,安魂,在世时的父亲精神苦闷郁结,如今迁坟虽一波三折,但总算了结了兄妹俩已久的夙愿,也算尽了子女最后一份孝心。

希望父亲在另一头,能把灵魂安顿下来,再也不用四处飘零。(虞宵)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