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医疗

向不良用药习惯说不 他们这样做

摘要:全国多地限制或取消门诊输液取得一定效果;其他国家规范诊疗手段慎用输液  宝安区人民医院从2016年4月1日起就停止门诊成人患者静脉输液。江苏省是全国第一个全面叫停门诊输液的省份,2016年年底前全省二级以上医院(除儿童医院)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液。

宝安区人民医院从2016年4月1日起就停止门诊成人患者静脉输液。 资料图片

近年来,全国多地陆续出台措施限制或取消门诊输液,“减少不必要输液,实施无输液门诊”成为不少医疗卫生机构的共识。

针对叫停门诊输液措施实施初期可能存在的医患双方诊疗观念难以转变等矛盾,深圳其他区及全国各地的医疗系统又有哪些平稳顺畅度过“磨合期”的做法值得龙岗学习?在诊疗过程中,其他国家又是如何避免输液的?

深圳本地

落实政策逐步引导 转变医患双方观念

目前,深圳已有多家公立医院停止门诊成人静脉输液,经过实践,各家医院输液患者人数均明显下降。同时通过医护人员有意识地引导患者向抗菌药物不良用药习惯说“不”,叫停不必要的静脉输液也逐步被大多数患者所理解与接受。

宝安区人民医院是深圳医疗系统首家宣布停止门诊输液的医院。此前,宝安区人民医院与龙岗大多数公立医院都曾面临着这样的窘境:每日就诊患者众多,门诊输液量居高不下,“小感冒大输液”的畸形医疗状况迟迟得不到改善。

为防止抗生素滥用和过度医疗,2016年4月1日,宝安区人民医院在全市率先停止门诊成人患者静脉输液治疗项目,通过对门诊医生和急诊医生权责划分、禁止门诊医生在电脑里直接开输液医嘱、急诊科统一管理输液室等举措,推动新政落实。该院医务科科长梁锦峰介绍,该院日均门诊量常态在4000-4500人次,取消成人门诊输液前,日均输液量在260人次,成人儿童各半;自新政实施以来,成人输液量降至日均10-20例。随着滥用抗生素危害的普及,儿科和急诊科门诊输液量也随之下降,目前,儿童日输液量降至45例左右,总体下降了七八成。

“我们的目的不在于把输液量降到多少,而在于让医生和患者养成合理、安全、科学的用药和输液的习惯。”宝安区人民医院副院长张文武介绍,针对确实需要输液的患者,该院制定了相应的“门诊转急诊输液”方案;为确保口服药物质量,该院药事委员会针对性地补充一批疗效和质量更好的口服药物代替,保证治疗效果不下降。

“门诊医生会不会因为要改变长期的用药习惯有抵触情绪,患者会不会出于各种考量执意要求输液而与院方发生冲突……”张文武坦言,在取消门诊输液前,这些都是医院曾担心的问题。“虽然有些患者会要求开静脉输液,但经过医生的解释和教育后,他们基本上都会表示理解并支持。同时,医院还曾出台相关措施,对不按照新的输液流程操作、让患者去急诊科输液而被投诉者将被通报批评;如果推诿需要输液的患者延误治疗造成不良后果者,将被追责。”

同样,在西丽人民医院,如今前来输液的患者寥寥无几,不少患者表示在医生的引导下对滥用静脉输液的危害十分了解,常见病大都会听从医嘱,选择可替代的口服药物,尽量避免输液。西丽人民医院院长助理丁娟介绍,自取消门诊成人输液以来,该院输液数量从原本的每天500-600人次,高峰期700人次,下降到每天十几人次,效果十分显著。“目前的输液以急诊及儿科输液为主,日输液量较以前下降了80%左右。”

全国各地

改变模式加大监管 规范门诊医生用药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于2013年3月开设儿科门诊和病房,至今一直坚持门诊不输液。对于诊断后确实病情严重、需要输液的患儿,安排其通过急诊、“24小时进出院”和住院3种方式输液。对类似肺炎等病情较为紧急需要输液治疗的患儿,直接收治入院治疗;对感染轮状病毒造成上吐下泻、脱水等状况需要输液治疗的,通过“24小时进出院”通道,在住院部输液,观察24小时确定病情稳定后再出院。与医院常设的门诊输液室相比,病房患者人数相对较少,交叉感染机会低,且住院部护士配比充足,有助于观察患儿病情,一旦发生不良反应可及时处理。

杭州邵逸夫医院是全国最早实行门诊不输液的医院。该院从1997年停止门诊输液,并引进美国先进管理模式:不设置门诊输液室。目前,该院已形成一系列严控抗菌药物使用的制度体系。如,“门诊输液申请单”有4条标准:严重脱水,不能经口服途径补液者;由于其他原因不能经口服途径补液、给药者;严重感染性疾病需静脉途径给抗生素者;所需药物仅能经静脉途径给予者。只有理由和诊断成立才可考虑静脉输液,并纳入急诊管理。同时,该院对输液患者进行事后评估,发现不妥的病例会提醒相关科室。

江苏省是全国第一个全面叫停门诊输液的省份,2016年年底前全省二级以上医院(除儿童医院)全面停止门诊患者静脉输液。为引导门诊医生顺畅执行新政,该省鼓楼医院取消门诊医生的抗生素输液处方权,从计算机系统上控制,让医生无法开出抗生素输液医嘱;门诊药房禁止发放各类静脉注射制剂。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设立一支专业的临床药师团队审核医嘱,一旦发现用药过量或用药不合理,临床药师将与医生沟通,并在每个月末通过报表、信息平台等形式将临床药师的“监控”结果在全院公布,使门诊医生形成规范、合理用药行为。

世界各国

服药与物理治疗多 不抗拒输液但慎用

在美国,患者不到重病或紧急抢救,医生都不主张打针或吊点滴。对于一些小病或者病情危急程度不高的疾病,医生会依据治疗指南要求首先采用口服治疗方式,而不允许立马输液。美国没有“退烧针”,针对感冒、发烧等病症,提倡非药物疗法,如休息、加强营养等。一般情况下,患者体温在38.5℃以下,大都通过服用药物或使用冰袋物理退热;超过38.5℃高烧不退或者病患严重脱水导致体液电解质紊乱时,才考虑输液退热。

在英国,输液是药物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英国接受抗生素治疗的患者中,有40%都是通过输液方式给药,患者必须在正规的医疗机构或者是有医护人员的监护下进行输液。虽然医生会在患者病情好转后尽量换口服药,但输液在很多时候是治疗之初的首选。英国很多医院都设有门诊输液中心,在减少患者的不便和花费的同时,方便医务人员对输液过程进行监护。

澳大利亚的普通医疗中心没有输液治疗,医生更倾向于调动患者自身的免疫力、抵抗力来使普通的感冒、发烧之类的病痊愈,甚至很少开处方药。根据澳大利亚的规定,输液必须要由持有注射许可的注册护士或是持有行医执照的医生才能完成,普通护士不能为患者进行注射和输液。

在日本,感冒发烧如果没有特别症状,医生不会给患者输液;如需要输液,医生会明确说明其必要性,征得患者或者是家属的同意。同时,日本输液的费用很低,医院获得的收益也低,则会尽量避免不必要的输液。如果患者强烈要求输液,在认为没有危险的情况下,有些医生也会同意患者的请求,有些则会坚持自己的诊疗方法,不给患者输液。

深圳侨报记者 张星 通讯员 陈婷 严肃

策划/统筹:艾丽 刘尚丽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