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公寓租赁,天台上也有小资朋友圈!

摘要:在深圳的朋友家里落脚数日后,Olivia和Potter开始寻找住房,路过HERE HOUSE时,他们被橱窗里的房间照片吸引了,入内参观后,立刻找到了让自己满意的房间,并租下一整年。

位于城中村里的HERE HOUSE成为独特的风景线。

年轻的租客们在天台休闲区玩集体桌游。

阿航在公共厨房结识了不少爱下厨的朋友。 

在深圳,租房是一种常态。鳞次栉比的城中村、成片分布的花园小区……难以计数的房间里藏着各种各样的深圳梦。随着城区转型升级,龙岗的租客结构也在悄然转变,其中,不少个性鲜明的城市青年对租房有着全新的态度和追求。对于他们来说,租房不再是一个“妥协”的过程,而是一个“挑剔”的选择。硬件设施、配套服务,甚至情调和居住氛围都成为他们考量的条件。于是, 区别于传统出租屋的青年公寓应运而生……

自由职业者: 租房也能过上精致生活

“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是自己的。” 苏锦芝这样说。作为自由职业者,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出租屋里度过。了解过价格低廉但硬件老旧的农民房,感受过空间较大但私密性欠缺的合租房,最后,她选择了位于爱联社区的一处“青年公寓”——HERE HOUSE。

位于城中村的HERE HOUSE被白色和橙色涂料粉刷一新后,格外引人注目。公寓一楼大堂被设计成酒店模样,还配有沙发休闲区。进出的住户均为年轻群体,还经常看到外国人。

苏锦芝租住的房间不大,但床、沙发、桌椅等家具一应俱全,还配有冰箱、洗衣机和空调等电器。家具都是北欧简约风格,木色为主,灰色为辅。再加上她将这里收拾得整整齐齐,房间内的格调颇为“小清新”。

对苏锦芝来说,除了精致的室内环境,安全问题更加重要。HERE HOUSE最吸引她的地方就在于整栋大楼的安保和消防设施非常完备,电子门禁和前台工作人员为大门出入人员“把关”,安保人员经常巡逻。与传统居民楼相比,HERE HOUSE门上安装的都是智能密码锁。一个租户的租期结束,新来的租户再设置新密码,不仅方便管理,更加保证了新租户的安全。此外,公寓的每套房间里都使用智能水表计费,不仅避免了租房过程中经常遭遇的水电费纠纷,租户还能用手机随时随地监控家里水电使用情况,避免漏水漏电。

“出门不用带钥匙,不用担心有人在我不在家时‘闯空门’,安全系数高,朋友来访时我还可以在楼上给他们遥控开门。”苏锦芝表示,这些现代化的设施让她很有安全感。

深漂年轻人:

共享空间不让生活冷冰冰

4月2日傍晚时分,华灯初上,从HERE HOUSE楼顶的天台上望出去,可将远处的霓虹夜景尽收眼底。伴着清爽的晚风,HERE HOUSE的年轻人们正在天台举办一场生日派对。来自五湖四海的青年租客们围坐在一起,聊天、唱歌、玩游戏,场面十分热闹。

“这就是我喜欢青年公寓的原因!”“95后”租户阿航说,与老式出租屋“对门相见不相识”的现象相比,居住在这里的年轻人能够通过各类集体活动,享受到温暖和集体的欢乐,曾经的“空巢”青年在这里也能收获友谊。

在顶层天台改造的公共区域中,有聊天会客的咖啡屋、集纳各种烹饪设备的共享厨房、商品丰富的无人售货超市,还有小型游乐设施、健身房、兵乓球室、台球室、瑜伽室等公共活动空间,免费供住户使用。

“因为喜欢做饭这个共同的爱好,刚来十多天,我在公共厨房就已经认识了几个志趣相投的朋友。租住在这里,更有家的感觉。”阿航说。青年公寓在用创意改造租赁空间格局的同时,也悄然改变了租赁者的生活方式。

异国旅居人: 住得舒服才能轻松上路

“这里很漂亮,适合作为旅行休息站!”初次来到中国旅行的俄罗斯女孩Olivia说。今年是她的“gap year(间隔年)”——这一概念在西方年轻人中颇为流行。年轻人在大学毕业后、正式进入职场前,拿出一年左右的时间去旅行、游离,充实和放松自己,准备迎接崭新的人生阶段。 Olivia和朋友Potter一起来到心仪已久的中国,将以深圳为“据点”,游历上海、成都、香港等中国城市,还将去往距离深圳不远的泰国、越南等国家。

在深圳的朋友家里落脚数日后,Olivia和Potter开始寻找住房,路过HERE HOUSE时,他们被橱窗里的房间照片吸引了,入内参观后,立刻找到了让自己满意的房间,并租下一整年。“这里的房间和公共空间布置都很棒,很像欧洲的青年旅舍,让人感觉很轻松。”

公寓距离地铁站仅有10分钟路程,这对于经常要出行的Olivia和Potter来说很方便。对于即将开启的租房生活,他们表示既兴奋又充满期待。

蜂巢旅馆内的精装租房很有家的味道。

 

一室一厅的单间住着舒适又自由。

 

公共空间的健身房供租客免费使用。 

城区穿梭者: 花点时间成本换个舒适环境很值

与HERE HOUSE同样受年轻人青睐的,还有位于园山街道花生U谷创意文化园的蜂巢部落公寓。这座青年公寓紧邻水官高速,交通便捷,很多在福田、罗湖工作的年轻人每天下班后便驱车回到这里入住,其中就包括正处于创业阶段的田先生。

田先生的房间被改造成小复式,二楼放床作为卧室,一楼有家具、电器、一个简易厨房。蓝色布艺沙发,黑色木质的桌椅,设计感十足的置物架和落地台灯,再辅以花瓶、挂钟等装饰,整个房间显得雅致而舒适。

“在福田租一个单身公寓价格很高。”田先生介绍,此前,他住在福田梅林附近一个城中村,房间在二楼,每月租金2400元。房间“毫无装修可言”,家具也很破旧,最不方便的是楼下有烧烤摊档,每天晚上吵闹到很晚,还乌烟瘴气。“福田的花园小区一房的租金也要四五千,所以我决定搬到龙岗,用一些时间成本来兑换更舒服的居住环境。”田先生表示,花2300元,租一个漂亮的小公寓,他感到非常值得。

公寓创始者: 希望成为龙岗“年轻态”新标签

龙岗本土青年张润雄是HERE HOUSE与蜂巢部落公寓项目的创始人之一。据他介绍,HERE HOUSE与蜂巢部落公寓分别有200余间房屋出租,今年初开业后,HERE HOUSE一个月左右便达到了80%的入住率,蜂巢部落公寓也有60%的入住率。“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好的反响,主要归功于我们打造的青年公寓对上了青年租客们的品味。”

现在装修精美的蜂巢公寓曾经是老旧的居民房,张润雄的设计师合伙人对空间进行了重新规划和装修,将整栋楼进行大翻新、大改造。精装修后呈现出包括工业LOFT、小清新LOFT、简约精致的单间等功能齐全的一房一厅户型,满足了年轻人时尚的生活品味。在HERE HOUSE,一个房间的月租金在1700-2700元之间,价格的差异主要源于房间大小和是否具备独立厨房。在蜂巢部落公寓,一个房间的月租金则在1600-2300元之间。

对于公共空间和住户的管理,张润雄说:“我们要求每一位租客都要签订入住公约,不能养宠物,晚上不能吵闹,公共区域不能吸烟等。目前已经有4位租户因为不遵守租赁规定而被劝退。”青年公寓对于入住租户的职业也有一定的要求,接纳的多是城市白领、自由职业者和创业者,这种细分不仅有助于管理,更有助于营造一个轻松、有趣、乐活的居住氛围,为租户们打造一个轻松愉悦的生活环境。

“龙岗越来越都市化,年轻一代的消费观念正逐渐颠覆传统的住宿产业模式,龙岗区曾经简易的农民房、破旧的城中村会逐渐被淘汰,高品质、舒适化的居住空间将成为租赁行业和城市化改造的宠儿。”张润雄表示,未来的龙岗会更加精致、时尚,希望自己的创业项目成为龙岗一张新的“年轻态”标签。(深圳侨报记者 尹萌 实习生 杨贵苗/文 梁栋/图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