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胡艳丽:用文字探索广阔世界

摘要:自发表人生中的第一篇时评以来,接下来的十多年里,胡艳丽与文字的牵绊越来越深。正在烦恼之时,一位时评同仁鼓励她写书评试试,就这样,胡艳丽迈出了写书评的第一步。与对文学作品的细腻品味与准确拿捏截然不同,胡艳丽对经管类作品的书评十分犀利。

  

白天,她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公职人员,尽心尽力将工作做到尽善尽美;闲余时间,她则安心沉醉在书籍之中,在广阔的书海中漫游,并细细珍藏自己埋首书卷中的感悟。她就是《慢饮时光》作者、独立书评人胡艳丽。

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但胡艳丽的外形气质更像江南温婉恬静的女子,少了北方特有的豪放,多了南方独有的细腻。这份细腻不仅体现在外表上,更流淌在她的文字中。

因“华南虎事件”与文字结缘

与文字相比,胡艳丽与数字接触的历史更为悠久。自读书时代起,胡艳丽就一直学习经济相关专业,毕业工作之后更是整日埋首于数字之中,枯燥且乏味。如果不是2007年陕西农民周正龙炮制的“华南虎事件”,整日与数字打交道的胡艳丽怕是不会心血来潮写下人生中的第一篇时评,更不会就此闯入文字的奇妙世界,成为小有名气的书评家,并出版自己的书评集《慢饮时光》。

“当时在《南方都市报》上看到了一篇关于‘华南虎事件’的社论,版面上还有一行小字,写着欢迎读者对社论进行评论。”此前从未正儿八经写过什么文字作品的胡艳丽突然萌生了写评论的心思,趁着午休时间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写了篇800来字的关于“华南虎事件”评论,传到了《南方都市报》的投稿邮箱。让胡艳丽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她的评论就见了报,且文章几乎没有删改,这让胡艳丽又惊又喜:原来自己也能写出不错的文章。从那以后,胡艳丽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写时评,她的文章不断见诸各大新闻媒体,逐渐在业内小有名气。

“无知无畏”写书评

自发表人生中的第一篇时评以来,接下来的十多年里,胡艳丽与文字的牵绊越来越深。

缘何从时评到书评?胡艳丽坦言,源于自己的“无知无畏”。坚持写了3年时评之后,胡艳丽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瓶颈期,写出的文章与其他知名时评人相比显得有些肤浅。正在烦恼之时,一位时评同仁鼓励她写书评试试,就这样,胡艳丽迈出了写书评的第一步。

“我不是科班出身,看过的书不多,要写书评并不容易。”为了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书评,胡艳丽开始阅读各类书籍。最初,她只能写出七八千字的读后感,且大都只是对书本内容的生硬提炼,慢慢的,她的书评越写越长,内容也越来越有厚重感,备受业内好评。

在这个信息快餐化的时代,一年365天里,你能安安静静阅读多少本书?胡艳丽的答案是至少50本。在坚持写书评的这些年里,阅读成了胡艳丽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件事。

精雕细琢的慢时光

《慢饮时光》收录的大都是胡艳丽近两年的书评作品,她认为,自己早年间的书评作品如今看来太过青涩,但这是属于她的成长足迹。

对经管类书籍的坚守,对文学类书籍的回归,对社科类书籍的探知是胡艳丽阅读的3条平行线。因此,《慢饮时光》也按照她的阅读兴趣分为“文学篇”、“经管篇”、“文化篇”和“社会篇”,收录了其发表在《南都周刊》、《出版人周刊》等十几种报刊的44篇书评。

《慢饮时光》里,胡艳丽最心仪的书评作品之一是对英国作家亚瑟·克里斯托弗·本森的《圣坛之火》的书评——《在苦难中超圣的灵魂》。在胡艳丽的笔下,读本森的日记就像听一位久违的朋友慢慢诉说生命中的悲哀、幸福,感受一个受尽苦难的灵魂在朝圣旅途上的艰难跋涉,让人心甘情愿地沉浸。

与对文学作品的细腻品味与准确拿捏截然不同,胡艳丽对经管类作品的书评十分犀利。在国内著名三栖评论人禾刀看来,胡艳丽的经管类书评不仅多了几分理性,甚至还有一些小“刻薄”。以《现代商业战争风云演义》为例,文章盘点了围绕阿里、京东、腾讯、滴滴打车等明星企业产生的一系列战争,格局宏大、文笔犀利、思维超前,让人回味。

作家简介

胡艳丽,独立书评人,广东省作协会员,中欧商业评论财经书评团成员。书评发表于南都周刊、出版人周刊、读者、经济参考报、新华日报、深圳特区报、深圳侨报等媒体。著有书评集《慢饮时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