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文学,安放了他那颗敏感浮躁的心

摘要:从事文物保护工作期间,邓炳昌还创办了“梧桐山诗书画院”,组织了“横岗人写横岗”诗词、对联、山歌征集活动,出版了深圳首本镇级诗词对联专集《岗草峦英》……8年前,邓炳昌退休了,他有更多时间“蜗”着进行诗歌创作。

邓炳昌

作家简介

邓炳昌:笔名灵风,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早年赴海南当知青,后期在中学任教。改革开放后南下深圳打工、经商,现居住在龙岗区横岗街道。爱好诗文书画,在全国、省、市报刊发表诗词数百首,出版诗歌集《市野行吟》、散文集《市野灵风》。

他当过知青、老师,开过书店、做过文物保护人,一路走来,他始终保持对文学的热爱,潜心研究诗词创作,相继出版了《市野行吟》、《市野灵风》等书籍。他就是龙岗乡土作家邓炳昌。近日,记者走进他在横岗街道翠湖山庄内自设的“灵风书画工作室”,听他讲述一路来追寻的诗意人生和诗歌创作故事。

生活条件最艰苦的时候

他靠写对联养活了全家

瘦长的身板,穿着一件白色衬衣,神情淡然的邓炳昌最近迷恋上了毛笔字和国画,工作室里挂满了他自己创作的书画作品。如今69岁的他仍对青年时代的岁月记忆犹新。

1969年,邓炳昌到海南当知青,一当就是12年。“我自幼热爱文学,在读中学时受到语文老师的熏陶,痴迷于散文和诗歌。在当知青的那段岁月里,我开始一边看书学习,一边写写散文,将在海南岛开荒种橡胶的经历一一付诸笔端。”

1981年,邓炳昌离开海南,带着全家闯荡深圳。“我记得刚来龙岗时,条件很艰苦,当时全家四口人蜗居在一间6平方米的房间里,关门是居家,开门为书店。”条件最艰苦的时候,为了谋生,邓炳昌开始尝试着在街头卖字,为人写对联。“对联生意平时也就每天卖个一两副,基本靠年前那几天。因为字写得还可以,许多人抢着买。那时我的一副对联最高能卖到2元钱,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上百副。可以说,靠着卖对联,我养活了全家。”

1986年,因为对书籍的热爱,邓炳昌在横岗开了一家书店,取名为“灵风书屋”。再后来,又因为自己有点“舞文弄墨”的才艺,他接着开办了一家广告公司,为工厂、企业设计广告牌。

这期间,邓炳昌白天忙于生计,夜晚就伏案创作。“我早期的写作爱好是小说、散文,因疲于生计,就转移到相对便捷的诗词创作上来。”邓炳昌苦笑,“写诗,虽然难以取得世俗功名,但在创作过程中,它陶冶了我的情操,记录了我的人生和思想,让我找到了自己。”

生活步入正轨的时候

他不忘初心创作诗歌

2000年,邓炳昌在横岗文化服务中心,负责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茂盛世居”的管理工作,一干就是10年。“我躲在这座古屋里,静静寻访一个客家家族由北而南的人文故事,逐步了解客家文化的精髓,并迷上了那些山歌俚语。”他在散文中如此写道。

从事文物保护工作期间,邓炳昌还创办了“梧桐山诗书画院”,组织了“横岗人写横岗”诗词、对联、山歌征集活动,出版了深圳首本镇级诗词对联专集《岗草峦英》……8年前,邓炳昌退休了,他有更多时间“蜗”着进行诗歌创作。

深圳的东部叫龙岗,

自古龙腾与凤翔。

新老客家传薪火呵,

这里地域文化吐芬芳!

古老围屋,人文流长,

多少故事话沧桑,多少故事话沧桑!

这首诗是《深圳的东部叫龙岗》。定居龙岗的这些年,邓炳昌创作过《情唤龙岗》、《深圳的东部叫龙岗》等许多饱含乡土情怀的诗歌,抒发他心中对这片土地的热爱。

4年前,65岁的邓炳昌出版了自己的人生纪念册——散文集《市野灵风》,在书的扉页,他写道:

仄仄平平总不疲,因何得意为何痴?

一天光景三餐饭,百岁人生几首诗?

不可忘怀唯市野,最堪安慰是山妻。

老来务实烦听梦,过午斜阳只向西。

现在,在“灵风书画工作室”里,邓炳昌每天保持数小时的独处创作时间:“回首我这一生,虽碌碌无为,但在繁冗的世俗生活中生存,是文学给了我心灵的港湾,安放了我那颗敏感浮躁的心,让我老有所依。未来,我想,再出一本诗集,办一次个人书画展,写一部关于好朋友们的人物传记,记录下我的曾经,我们的曾经。”(深圳侨报记者 石小利 文 张臻斐 图)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