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赵瑞光:乒乓如战 不服就干

摘要:不久,赵瑞光接触中国乒协,把China TT(中国乒乓球水平积分制度)引进龙岗。法国人对体育的热情和有些幽默的娱乐精神让赵瑞光很是触动,这让当时的赵瑞光不仅感到新奇,还让他开始思考如何能让乒乓球运动更为轻松,为他日后的人生抉择埋下伏笔。

赵瑞光在意大利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又一个春天。

看着曾经的荣耀,赵瑞光腼腆地笑了笑。

一头利落的短发,一米八五的身高,皮肤白白净净,逢人便露出真诚的笑容,在眼角绽出不甚显眼的几丝细纹,这个看上去走路虎虎生风、说话带着些东北“风味”的阳光大男孩,今年36岁。

在龙岗,赵瑞光的名字并不为人熟知,或许只有在乒乓球爱好者的圈子里,他才算小有名气,“听说他好像是省队退役的球员?”“省队?我咋听说是国家队?”但在远在地中海北畔的意大利,这位职业乒乓球运动员早在2002年便凭借着凶狠扎实的技战术,在意大利乒坛声名鹊起,杀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繁花落尽,返璞归真。在乒乓球职业赛场征战15年后,与世界冠军李晓霞和张继科师出同门的赵瑞光在2010年南下深圳扎根龙岗,像一位收起锋利刀刃的剑客,悄然归隐……

付出

“拼命三郎”足够狠

曾经训练到休克

1995年,是中国乒乓球发展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一年。这年5月,中国队在世乒赛上包揽全部七项冠军,“国球的势头一时无两,一股乒乓热席卷大江南北。就在这年,曾培养出世界冠军李晓霞的山东省乒乓球队来了一位面目清秀,却颇有几分狠劲的13岁少年。因为对自己足够狠,加上站上球场就要赢的执念,他迅速在山东省队内崭露头角,这个少年就是赵瑞光。

彼时,在乒乓球运动员培养上,一般实行严苛的军事化管理方式,赵瑞光从13岁这年起,开始了一段“军旅”生活。

“每天天刚蒙蒙亮,就要起床拉体能,围着400米的跑道一跑就是10圈。”刚刚成为职业运动员的那段时期,这是赵瑞光每天的必修课。早上跑完步后直到晚上9点,中间一直是训练时间,冲刺、柔韧、发球、力量、步法……除了中途吃饭,赵瑞光不会停下来。

不过“拼命三郎”也有疲惫的时候。在一次队内训练后,他坐在场下休息。“突然,我眼前就像老式相机的闪光灯一样‘砰’的一声黑掉了。”赵瑞光一头栽倒在场边,出现休克症状,吓得队友赶紧围了上来。半晌,他迷迷糊糊醒过来,不知道从谁手中接过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便没事了。

艰苦的训练生活之外,回家过年是赵瑞光最期盼的事儿。1995年底,这个13岁的少年背上一个小包只身来到济南站,坐上了回家的绿皮火车。“我都不知道怎么上的车,全程都是被挤的。不过,长得高就是有好处。我远远地就瞅准了一个长椅边的空地,过去后便把随身携带的雨衣铺在地上,球拍放在一边,球鞋底朝上放在球拍上,再把毛巾搭在鞋底上做成‘枕头’,一套睡觉的家伙什全了。”

从济南到辽宁,火车摇晃了18个小时。中途起夜,赵瑞光饿了,就去厕所喝几口水,但短短几节车厢的距离,他挤了1个多小时。这是赵瑞光第一次独自回家过年,他和春运浪潮中的人们一样,回家的迫切感冲破了一切艰辛。这样的回家方式,也伴随了他的整个山东省队生涯。

逐梦

梦碎伤病不服输

一拍“杀翻”意大利

儿时,赵瑞光常跟着妈妈去体校练球。那时,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职业球员,更不用说远赴意大利。对他来说,意大利只是历史书中的“靴子”。然而,命运总爱捉弄人……

在1998年的乒乓球全国少年总决赛中,赵瑞光一路杀进全国前八,被国家队点名抽走集训。2个月后回到省队,赵瑞光“虐杀”了所有队友。在教练包括赵瑞光自己眼里,离他正式进入国家队已指日可待。然而那一年中赵瑞光长了近10厘米,出现了灵活性、速度下降的现象,更致命的是,他传统的弧圈球打法已不能与身高匹配。在一次比赛中,赵瑞光的半月板发生粉碎性骨折。做完微创手术归来,已是3个月之后。职业赛场,瞬息之间已是万变,何况是漫长的3个月。第一次,赵瑞光体会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2002年,迷茫之中,一位在海外打球的朋友传来消息:意大利有乒乓球俱乐部在招人。这时赵瑞光才突然发现,曾经的队友不少已经奔赴新加坡、芬兰、香港等地打球。最终,他还是下定决心出国,赶紧写了一封英文E-mail,并附上自己的比赛视频。没过多久,赵瑞光就去了意大利。

令赵瑞光没想到的是,由于技术的领先,初来意大利的他难逢敌手,整整一年没输比赛,那时,球队教练都常常向他请教,一时引起意大利乒坛的轰动。

之后的8年,赵瑞光先后效力都灵、佛罗伦萨等俱乐部,多次夺得意大利奖金赛、法国奖金赛等冠军,还在意大利最高水平的A1乒乓球职业联赛中打进前三。

归来

打出生涯经典战

为爱回国无遗憾

职业生涯后期,赵瑞光打了一场经典战。那是意大利全国联赛的四强附加赛,对手是排名世界前六十的捷克球员。赛场之上,短兵相接,目光一触的刹那,赵瑞光读懂了对方传达的信息——我能赢你。但赵瑞光不这么想,“你觉得你能赢,那我还觉我能赢呢,咱们走着瞧!”

赛前,捷克运动员跳来跳去,赵瑞光则默不作声,心里却盘算着“搞点事情”。比赛开始,赵瑞光发现对手的反手拧拉非常纯熟,于是对方两次打出反手拧拉后,赵瑞光故意失误。这个年轻的对手着了道,不再使用拧拉,赵瑞光洞见了他的心理,“他认为发现了我的‘弱点’,不想让我适应这一板球,留到关键时刻给我致命一击。”

在这场五局三胜的比赛中,前三局对手胜了两局,第四局又以10:9领先,如果再输一球,赵瑞光就彻底输了,关键时刻,赵瑞光的心理战术发挥了作用。只见对手一个又沉又快的发球,赵瑞光有意搓球过高,对手瞅准时机打出反手拧拉,赵瑞光果断大力拉球,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一板定音后,全场瞬间寂静无声,赵瑞光借着心理优势连下两局,逆转局面。

但赛场得意的赵瑞光,也渴望场下的幸福生活。2006年,赵瑞光回国代表济南市参加第二届全国城市运动会,一位朋友关心起他的近况:

“没对象吧?”

“没对象。”

“正好,我介绍一个给你。”

就这样,经朋友牵线,赵瑞光结识了他的妻子。2010年,面对在国内等了他3年的女友,赵瑞光权衡再三,从意大利回到中国,与在广东工作的女友成家,在龙岗扎下根,一待就是8年。时隔多年再次谈起这次决定,赵瑞光从未觉得遗憾。“我唯一的遗憾是,和自己同时期的王皓及同门师弟张继科先后走向世界,自己的职业生涯却没能更进一步。”

转型

男女老少都来耍

乒乓也能积分制

2010年,赵瑞光到龙岗区国家级体育俱乐部执教,真正实现了人生角色的转型。

作为一名职业运动员,长期以来赵瑞光的身体和心理一直经受着艰苦的磨砺,成为教练后的赵瑞光开始了对体育教育的反思。“什么是体育?是运动员的好成绩吗?还是说当龙岗的普通人都爱上运动时,才是最好的状态?”这种想法的萌发,让赵瑞光十分喜欢几位成为普通乒乓球教练的学生,“我希望他们教学生时,能够传达一个理念——只要你能真心喜欢体育就好。”

2014年,在同行的推荐下,赵瑞光成为龙岗区乒乓球协会会长。之后,他到龙岗区所有球馆走了一遍。“我就想看看普通人对体育的态度,还有球馆不能倒,这是体育大众化的基础,我得支支招。”不久,赵瑞光接触中国乒协,把China TT(中国乒乓球水平积分制度)引进龙岗。“别看名字高大上,这种比赛很接地气。只要是喜欢乒乓球的男女老少都能参加,没啥门槛。”

相较于刚引入China TT时每次比赛只有五六十个人报名,今年的比赛吸引了一千多人参与。在赵瑞光眼里,这就是一个体育项目大众化程度的晴雨表,也是独属于他的一份骄傲。

“我们的乒乓球啥时候也能像看世界杯一样?远着呢,但路要一步一步走出来!”赵瑞光如此说道,把“一步一步”咬得格外有力。

职业赛场外的赵瑞光喜欢探索新奇事物。海外打球期间,他参加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娱乐赛,其中最难忘的是在法国里昂附近一个小镇里一场连打24个小时的开放赛。

在这个奇葩赛场内,一片开阔的空地上摆上四五十张球台,周围看台上摆放着各式饮品和小吃,三四千人把球场围得水泄不通。礼貌的法国人十分热情,无论见了谁都要碰上几杯,边喝红酒边聊球。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的赵瑞光有些恍惚,“这乒乓球赛咋搞得像世界杯一样?”

交了30欧元报名费后,赵瑞光加入了比赛。这场比赛从下午3点开始,持续到第二天下午3点,如果熬不住,可以中途弃权认输。比赛打到凌晨2点时,赵瑞光迷迷糊糊地看了看周围,发现不少人都已疲惫不堪。但法国人的浪漫名不虚传,累到极致时,两名对垒的法国人各自从场边拿出一杯红酒,品上几口再战几盘。兴致起来时,两个对手走上前去碰一杯,礼节性地交换一下场地,场面一度十分喜感。

“从没想过乒乓球还有这种玩法,为什么我们不能这样对待乒乓球呢?”法国人对体育的热情和有些幽默的娱乐精神让赵瑞光很是触动,这让当时的赵瑞光不仅感到新奇,还让他开始思考如何能让乒乓球运动更为轻松,为他日后的人生抉择埋下伏笔。(丁显岭 文 钟致棠 图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