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说走就走的旅行 是放弃也是拥有

摘要:一路旅行,一路记录。阿琬负责写旅途见闻,银星则定格最动人的时刻,为此开设的公众号吸引了不少粉丝。就在环游接近尾声时,他们收到一个大礼物——阿琬怀孕了!原定300天的旅程不得不提前10天结束。

在草原奔跑的银星一家。 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青涩的两人,在铁轨上拍了张纪念照。

银星带着小小星驰骋草原。

白桦林中,夫妻俩深情对望。

在埃及游玩的一家三口。

抱起阿琬的银星。

一周五天朝九晚五算准时间上下班,每月定时领取工资转眼就将大半付诸房贷,年复一年守护着绩效标准唯恐丢了“优秀”……此刻坐定在格子间的你,是否有想过人生也可以换一种方式来过?你若想过,但又是否真的为此做出过努力和改变?假如都没有,银星和阿琬的故事,或许可以给你带来一些思考。

“我们的一切决定都以爱为前提,想要过自己想要的、充满爱的生活。”刚刚30出头的银星,3年前与妻子阿琬同时辞了深圳的工作开始环游中国。之后,阿琬怀孕了,他们就回到深圳,在龙岗天安数码城开了一间摄影工作室,并在坪山众筹经营了一间乡村民宿。但他们一直坚持在路上,小小星出生后2个月,环游队伍增加到了3个人。银星说:“生命中最大的冒险并不是去过自己梦想的生活,而是为了得到它,放弃现在所拥有的。”

一眼就望得到头?

不!他们要不一样的生活

美好的故事是从看起来完全不搭界的两个人开始的。

银星是福建人,阿琬是吉林人,两人虽然都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前三年却从未相识过。银星在日语系,顶着一头披肩长发,爱打篮球的他还组建了自己的乐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阿琬则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奋战在“学霸”一线,英语系出身的她忙着考市场营销双学位,忙着竞争学生会主席,忙着熬夜温习功课。直至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阿琬才在一次沙滩排球活动上第一次见到剪去长发的银星。

“你是银星,日语系的?”

“嗯,是的,我是银星。”

“我是王阿琬,英语系的。”

“嗯,我知道,阿琬。”

正式相识后,两人慢慢熟络起来。2008年12月2日是银星的生日,也是他们乐队的毕业演唱会。那天,银星用一首许巍的《我们》向阿琬告白。就是这样美好的开始,让两个人在毕业季走到了一起。

毕业面临着分离,作为优秀毕业生的阿琬在深圳签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她却无法开口问银星的打算。“因为爱他,所以不忍束缚。”直到某天,阿琬无意间发现了一份银星的求职简历,工作地点写的就是深圳。从此,握紧的双手,就再也没有分开。

几乎和所有初到大城市的年轻人一样,他们努力工作、努力存钱,累并幸福着。2011年,他们牵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还用存下来的钱买了套地段不错的小房子,阿琬也升职为部门经理。一切都太顺利了,生活似乎一眼就望得到头。

但慢慢地,阿琬发现银星的笑容越来越少了。一天夜里,阿琬平静地告诉银星:“我准备辞职了。”她解释,“既然已经考虑要孩子,那朝九晚五的工作势必不能每天陪着他,想要把最多的爱给予下一代,就必须换一种生活方式。”

“那我们辞了工作去旅行吧。”

说走就走,2015年3月,办妥所有离职手续,做好300天的环中国旅行规划,开着结婚时买的那辆车,后座和后备箱装满了衣服、帐篷、锅碗等生活用品以及钓竿,两个人向着一段未知的未来,出发了!

自驾游300天很累?

不!永远是幸福快乐居多

面对300天都在路上的环中国自驾游,虽然两个人完全没有自驾经历,但他们的目标很明确,不去旅游景区,不去打卡地标,不住连锁酒店,跳出城市舒适的生活圈,一路只以最简单纯粹的方式和当地人一起生活,探索生活中的另一种可能,“至于旅行结束后要做什么,就让生活给出答案吧。”

从深圳出发,他们一路北上,在岭南赏菜花,在江南古镇寻美食,在大兴安岭挖野菜,在兰州吃牛大碗,在云南乡镇的希望小学与孩子们分享一路见闻……一路上留存了许多幸福画面的同时,也留下了不少危险的记忆——深夜迷失在川西的大山深处,无信号无人烟,所幸在天明时遇到同行者,才走出大山;在内蒙古连续行驶6个小时没有看到一辆车,还好在夜晚降临前他们看到了前方的亮光……

“虽然遇到过各种状况,有时候也很累,但永远都是幸福快乐居多。”在他们的回忆里,留下最多的是银星魂牵梦萦的新疆。

在新疆边陲的帕米尔高原上,有一座叫塔什库尔干的小县城(简称塔县)。那里主要生活着塔吉克族,他们有着金发碧眼的欧罗巴面庞,见面以吻为礼。听说夫妻俩想体验乡村里塔吉克族的生活,县城青旅的老板便给他们介绍了住在瓦恰乡四村的卡德布里克。因为他是瓦恰乡里唯一一个可以用汉语交流的成年塔吉克族人。

“那段日子过得十分舒心。第一次尝到了馕和酸奶,热情的塔吉克人还宰了一头牦牛,我们就着小酒跳着鹰舞,累了就躺在大通铺上,和着美梦入睡。”第二天,卡德布里克的妻子古丽还帮阿琬穿上塔吉克族的服装,“那身衣服漂亮极了!”从那以后,两家人成了好朋友,至今,银星仍和卡德布里克保持着联系。

离开塔县,两人在乌鲁木齐遇到了麻烦事——阿琬的手机丢了,旅行资料和照片都没了。派出所里,阿琬哭了。接警的谭警官在各大二手手机市场寻找,却没有音信。有些气馁的夫妻俩此时已把积蓄花的差不多,这时,机灵的阿琬发现:“新疆的红枣超级好,做代购赚点路费应该可行。”说干就干,阿琬把想法发在朋友群、公众号和论坛里,一天内就收到200多个订单。惊喜之余,夫妻俩守在批发市场一天一夜才把订单都打包好发出去,还在每份包裹里手写了一份感谢卡。

忙碌,让他们很快淡忘了丢手机的难过,但没想到在第四天,谭警官打来电话:“手机找到了,快来取吧!”一瞬间,夫妻俩兴奋地大叫起来……

有宝宝就该安稳下来?

不!三人旅行更加充满期待

一路旅行,一路记录。阿琬负责写旅途见闻,银星则定格最动人的时刻,为此开设的公众号吸引了不少粉丝。就在环游接近尾声时,他们收到一个大礼物——阿琬怀孕了!原定300天的旅程不得不提前10天结束。

回到深圳后,他们并没有着急找工作,经过慎重考虑,银星在龙岗天安数码城开了一间摄影工作室,并在坪山的一个古村里租了一间老宅子,众筹经营起了乡村民宿,名叫“BLIG home”,“BLIG”取自“Because Love is Giving”的首字母——爱,是给予。在银星的右手手臂上,也拥有着“Because Love is Giving”的同款刺青,小小星出生后,他的面庞画像被银星刺在了同一条手臂上。这句话是两个人给予这个家最初也是最终的定义。

在小小星2个月时,夫妻俩又做了一件令人大跌眼镜的事,他们开始带着孩子外出旅行,基本每个月都有两三次外出。如今,不到两岁的小小星已经去过国内近30个城市,还在泰国、越南、日本、埃及留下了足迹。

很多人说,孩子这么小,去那么远的地方没必要,因为他什么都记不住,去了也白去。“我从没指望他记住什么,但是旅行和生活方式会直接影响他的成长,不论是习惯、性格,还是人生观和价值观,一个人所经历过的事所走过的路,会让他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阿琬和银星正用自己的行动引导着孩子的成长。

今年5月,银星一家去了埃及旅行。因为是第一次去非洲,他们对这片土地充满了期待,也希望能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我们带了9件自己认为可以象征中国的物件送到埃及,让大家进一步认识中国。”抱着小小星,银星和阿琬把一双回力鞋送给一名热爱踢足球的18岁少年、把一套长城拼图送给金字塔下开酒店的老板、把大雁展翅的魔方送给了一个埃及小姑娘、把百雀羚面霜送给同行的欧洲旅人……

“其实从开始旅行到现在,一路上并没有常人想象的那么多诗和远方,美好的照片和文字背后,是我们基于爱所做的付出。”谈起这些年,银星淡淡一笑,“我和阿琬考了潜水执照,专业进修了摄影和育儿知识,急救等医疗常识也必须掌握,阿琬还买了不少书籍学习服装搭配。我们白天工作,晚上陪伴宝宝,这样的生活其实并不比坐在写字楼里的白领轻松,但我们很自在。”

小小星在一天天健康长大,银星和阿琬的创业生涯也在顺利进行。如今,一家三口又在筹备着下一次即将开始的旅行……(深圳侨报记者 姚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