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山娃们的忙 这帮玩车的帮定了

摘要:十多年来,张红兵和“龙岗联队”的九十余名队友驱车辗转于南中国的偏远山区,用一颗颗滚烫的热心慰藉着一个个山区孩子稚弱而又倔强的求学梦。春秋寒暑,往来不复。

数十个村庄、近百所学校、一双双清澈而写满渴望的眼睛······步入不惑之年的张红兵尽管记忆力已大不如前,但思绪开阖间,这些渺小而又伟大的数字以及那些直触人心的画面却又会清晰无比地跃入他的脑海中,叫他时常为此辗转反侧、热泪盈眶。

QQ图片20180810110750

龙岗联队”与巴马瑶族自治县东山乡三联小学师生合影

十多年来,张红兵和“龙岗联队”的九十余名队友驱车辗转于南中国的偏远山区,用一颗颗滚烫的热心慰藉着一个个山区孩子稚弱而又倔强的求学梦。春秋寒暑,往来不复。车轮印刻之处,却早已山花烂漫、春丛争俏。如果说这捧慈善的种子正在演绎着一场蒲公英式的旅行,那么十年的山长水远里,张红兵们已收获了一簇簇的似锦繁花。

机缘巧合 助学成为车队的主业

2005年以前,布吉本地人张红兵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镇青年”:蓄着过鬓的长发,看着激情热血的香港电影,当然也享受着驾车在街市上疾驰而过时排气管中奏出的“华丽乐章”。闲暇之余邀上三五个“狐朋狗友”,一头钻进各自的爱车里,在杳无人烟的盘山公路上开足了马力,闪转腾挪、电光火石间看谁最先以一道优美的射线划过终点继而摘得“秋名山车神”的美誉,这是彼时的张红兵最大的爱好和乐趣。

年轻人的相逢与相交似乎总是来得容易而又迅猛些。随着中国越野运动的兴起,渐渐地,张红兵的赛车圈子也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年轻人慕名而来,加入到张红兵的队伍中来。结果,十几位年轻人聚而相望,会心会意,一拍即合,“龙岗联队”的名字便定下来了。

2006年,一次偶然的机缘,国内著名的汽车越野俱乐部“越野e族”驻深圳的负责人找到了张红兵。“我们正准备去江西龙南县的九连山区,给那里的孩子们捐赠助学物资,你们有没有兴趣同往?”知悉对方的来意后,尽管对这个助学活动一知半解,但张红兵还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权且当作一次长途旅行,顺便还能做点公益,干嘛不去?

QQ图片20180810110802

“叔叔,我帮您系红领巾。”

那是“龙岗联队”的车轮第一次驶出南粤大地。九连山区层峦叠嶂,沟壑纵横,危石飞涧,步步惊心。车队一行浩浩荡荡,百折千回,将一箱箱装满书本、文具的爱心物资亲手送到了山区孩子们的手里。“有些地处险峻的校舍汽车无法踏足,我们便只好背上物资徒步前行,用两只手去攀缘,抓着岩石的边棱一点点挪着走。”如今回忆起这段往事的张红兵仿佛仍心有余悸,而最触动他的则是孩子们接过“礼物”时的那种欣喜若狂——四目相对里,张红兵从那一个个瞳孔里看出了孩子们对书本与知识的极度渴望。

“原来,越野还可以这么搞!”事后的张红兵形容当时的自己仿佛“内心深处受到了某种电击般的颤栗”。而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在往后的十年里,助学竟然取代玩车成为了这支车队的主业。

儿童节礼物 他们和孩子有个约定

2008年6月1日,张红兵和他的队员们带着各自的家庭,尤其是小孩,从龙岗出发,第一次踏上了独立助学的漫漫公益路。几十辆写有“龙岗联队”字样的汽车势如奔龙,一头扎进了粤北山区贫穷的村落里,为那里的孩子们点燃起生活的些许光亮。

“每次去的时候,我们都会给他们讲我们在深圳的生活,而他们在山里捕鱼、抓鸟、摘果子的经历也让我们感到很羡慕。”车队里的小朋友明轩已经跟随“龙岗联队”参加了好几次助学活动,“一开始大家都很紧张,但是玩一会儿就都成了特别好的朋友。”两拨生活在不同境遇中的孩子们一相遇,便像磁石般深深吸引住了彼此。张红兵坦言,相比起大人,孩子们在助学过程中所受到的触动更为深刻,也更难忘。“希望‘龙二代’将我们‘龙岗联队’的善良传承下去。”

QQ图片20180810110817

“看,送给咱的文具好多呀!”

自此以后,每年的6月1日,对于“龙岗联队”来说便多了一番不一样的意义。似是与这些山区的孩子们定下了某种约定,每年儿童节的前几天,车队上下便开始为了赴约而忙碌起来:联系学校、准备物资、规划路线······待到一切准备就绪后,几十个家庭风尘仆仆,如约而至,将儿童节的礼物准时送到孩子们的手中。

“中间有两年我们选择的都是广东以外的地区,由于路途遥远便没有带上家人孩子,结果孩子们忍不住,质问我们这两年怎么不去看山区的小朋友了。我们这才领悟过来,‘哦,原来孩子们是一直惦记着这事儿的’。”张红兵说。

鸿雁往来 悠悠情义岁月留香

“红兵,我要去做手术了,医生说我身上的肿瘤已经长得有鸡蛋大了,十几个,遍布浑身上下。我浑身上下就剩5万多元,这钱我不知道该留给孩子上学还是自己看病……”2018年5月,广东博罗县一位农妇邱芸(化名)情急之下给她的老朋友张红兵打来了求助电话。

邱芸所在的村子盘踞于大山深处,全村上下几乎找不到一处耕地,年轻精壮一点的劳动力全都跑出了大山 。邱芸丈夫每月一千多元的收入构成了这个四口之家全部的生活来源。邱芸长年抱病,几乎要靠药瓶子养着;大儿子翔宇(化名)正在念大学,光学费每年就需一万五……生活艰难到随便再添一场小变故都将成为压垮这个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

“龙岗联队”对这个家庭的精准帮扶,始于2016年。

2016年,因一个朋友的介绍,张红兵认识了百里外的博罗农妇邱芸,知道了这个家庭的不幸遭遇。每年一万五的学费、一万的生活费,是“龙岗联队”兑现给邱芸和翔宇的帮扶承诺。三年下来,一张张汇款单渐渐垒起,而“龙岗联队”和这个家庭的关系却远不止施助者与受助者之间那么简单。

有一种情义在两群人中间静静地流淌着。翔宇,这个性格内向的小伙子每逢节假日都会给张红兵和“龙岗联队”的叔叔阿姨们发来短信问候,言语虽不多,但字里行间可以窥见这个年轻人内心深处那种质朴的感激。

QQ图片20180810110828

东山乡三联小学学生罗秀露:“‘弄(龙)岗联队’的大家,我们画了画、写了信送给你们。”

与“龙岗联队”结下深厚情义的,还有那些长年坚守在乡村教育一线的教师们。“广西有位年轻的黄校长,我至今还跟他经常联系。”车队的“老大哥”十哥平时话不算多,但聊起口中的这位“黄校长”却滔滔不绝,语气里有一种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他是本地人,大学毕业后便回到家乡干起了乡村小学校长,特别了不起!”说着说着,十哥难掩心中的激动与兴奋,“黄校长今年马上要结婚了,他还邀请我们到时候去喝喜酒哩!”

“一定要去!”十哥又自顾加了一句。

三上巴马 大山孩子连夜送画

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巴马瑶族自治县东山乡有多远?从深圳龙岗出发,到达此处要连续驱车15个小时,其间要经过数不清的稻田、村镇与山川河流。

巴马瑶族自治县有多穷?喀斯特地貌土壤严重贫瘠,村民靠山吃不了山傍水吃不了水,一间间杂木条搭起的房子四壁千疮百孔,上面住人,下面养牲畜。

2016年至今,“龙岗联队”三上巴马,为东山乡三联小学的孩子们送去温暖。

一上巴马,一行人满腔热忱。初见到一张张稚嫩的脸时,队员谢百灵还未开口,眼角便不由泛起了泪花,“只见一个模样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扛起一袋刚从车上卸下来的近百斤的大米便往二楼的食堂走。”在城市长大的谢百灵触目惊心,“一个如此年幼的孩子,稚嫩的肩膀上如何能承受得了这么大的重量?”一旁的校长却叹了口气:“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些孩子在家里都是标准的劳动力。学校里没什么教职工,平时只能委屈孩子们……”

当晚,车队离开三联小学返回巴马县城下榻的旅馆,准备第二天返程。半夜,校长敲开张红兵的房门,手里捧着几十幅孩子们画的铅笔画:“孩子们怕你们以后再也不来了,哭着闹着非要我连夜把这些画送过来,说务必要交到那些深圳来的叔叔阿姨们的手上。”张红兵手捧着这些从几十公里外加急送来的画,泪流满面。

二上巴马,孩子们盯着“龙岗联队”带来的两台电脑琢磨了半天,如同打量着一个外太空来的怪物。

如今,三上巴马。车队已发展到九十多人,三联小学的校舍在车队的帮助下大有改观。天真无邪的孩子们望着这群熟悉的陌生人,只知道他们是从深圳过来,却依旧叫不出名字,只是一个劲儿的冲着他们友好地笑。

(深圳侨报记者 聂朦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