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纯真年代》今日全国公映 咱和主创一起打捞童年记忆

摘要:在《纯真年代》整个制作出品的过程中,韩荣声不仅仅是一名导演,因为影片拍摄制作的每一个环节,他都在参与,甚至送审和宣发阶段,他和主创团队都亲力亲为。今年4月,经过后期剪辑,《纯真年代》已经基本出炉,但距离韩荣声将之搬上大银幕的梦想还差一个“龙标”(电影公映许可证)。

影厅里,放映机点亮,一束光从后向前投射洒在前方的银幕上。“纯真年代”映在眼前的那一刻,80后导演韩荣声的梦想照进了现实。

QQ图片20180824151724

韩荣声。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今日,由龙岗本土出品的电影《纯真年代》正式登陆各大影院,与全国观众见面,这也是韩荣声院线电影的处女作。也许,对于如今繁荣的电影市场来说,一部院线片并不能代表一位导演的成功,但对于韩荣声来说,这部讲述80后童年故事的电影,有关情怀,更有关梦想。

契机:80后,最想回到的可能是童年

从《纯真年代》开始筹拍,韩荣声和创作团队就像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有时真的累到想休息,便用梦想来鞭策自己。直到电影上映的前几天,忙于四处宣传的他心情又变得忐忑起来:“多少家影院能够支持?排片情况如何?观众能否接受自己的作品?”这些问号一直在韩荣声的脑海来回盘旋。

毕业于艺术设计专业的韩荣声,在走出校园的那一刻便投身影视行业。从做影视后期开始,曾吃着泡面一帧一帧地修改剪辑熬通宵,也曾供职于电视台在某个节目担任不大不小的编导,更曾“泡”在剧组参与影视剧和广告的拍摄……但他始终不是主创,甚至让人觉得有些碌碌无为。

就像经过沉淀与积累,梦想总要从心底破土而出一样,36岁的韩荣声也越发觉得,根植于内心的电影梦也在蠢蠢欲动。他在工作之余执着于剧本创作,期待有一天能将打印在A4纸上的文字变成声画,投射在影院的大银幕上。但是现实里,搬上荧幕的电影终究要与票房分账、投资回报划等号,韩荣声那些拿给投资方的剧本和想法也正因如此而“石沉大海”。“有时会想,我到底要做一部怎样的电影?”这样的疑问直到他在2017年春天,拿着一张由张大磊执导电影《八月》的票根,坐在影厅时才有了答案。

QQ图片20180824151727

骑行过稻田,兜兜风

电影《八月》有关上世纪90年代初的剧情,彻底唤醒了韩荣声的童年记忆,也为他提供了创作灵感。“现在80后几乎都处在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阶段,面对如今生活的琐碎和相对浮躁的社会,这一代人最想回到的可能是童年,而那个特定的时间段,就是最纯最真的时代。”抱着这样的初衷,韩荣声写出了《纯真年代》的剧本。

组队:靠情怀,还原80后的独家记忆

《纯真年代》就像是韩荣声实现梦想过程中的一剂“兴奋剂”,他要把这部电影搬到大银幕上。

但必须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组建团队寻找投资。韩荣声想到了在龙岗经营一家文化公司的高中同学郭仕鹏。两人年龄相仿,都是在梅州长大的客家人,大学毕业后都离开家乡来到一线城市打拼,相似的经历下,让郭仕鹏一看到《纯真年代》的剧本,就对韩荣声说了三个字:“一起做!”

黑色的二八自行车、不小心弄坏的磁带条、不停转动的石磨……一幕幕熟悉的场景不断闪现。“这些都是80后所拥有的‘独家记忆’。”郭仕鹏说,只是剧本中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就勾起了童年无限的回忆。“所以,这次与老同学的合作一拍即合。”

QQ图片20180824151730

寻个阴凉地,下下棋

作为影片的出品人,最关注的就是影片的票房,但对于《纯真年代》,郭仕鹏却不这么想。“我们想用最简单的方式一边帮助观众回忆那个年代的记忆,一边也想通过电影的方式记录那个年代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另外一个“客家人”——Sandy Zeng。作为《纯真年代》另外一位出品人,这位加拿大籍华人在《纯真年代》进入到后期制作时加入到了主创团队中。“那时,也是剧组正在遭受资金困扰最难的时刻。”韩荣声说,Sandy Zeng是一名专业投资人,在仅仅接触三次后,她便决定帮助自己完成这一部小体量的独立电影。“我特别喜欢客家文化,这次加入剧组,不仅仅是因为对于家乡的情怀,更多是源于对导演执着追梦的钦佩。”Sandy Zeng告诉记者。

三位“客家人”,抱着几乎一样的情怀走到了一起。去年10月底,《纯真年代》在梅州松口古镇开机,韩荣声也遇到了自己逐梦最好的时刻。

选角:非专业,00后演绎父母的童年故事

一切就是最好的模样,不过就是自然而然的发生,自然而然的结束,《纯真年代》就像散文化的小说,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发生在梅州小镇上的故事娓娓道来。“那正是改革开放浪潮汹涌的时期,各种新事物竞相出现。”韩荣声说。

白描化的线性叙事方式下,《纯真年代》更像是一次自然而然的回忆:跳房子、跳皮筋、拍画片,儿时玩过的各种游戏在电影中逐一上演,黑白电视机、卡带录音机、双杠大单车,儿时的生活场景在光影中一一还原,80后童年特有记忆的符号不断闪现,瞬间把人拉回到那个年代。

“年代戏,一切场景就都要返回到九十年代初。”为此,韩荣声将拍摄地选在了梅州松口古镇,“那里有保留完好的客家民居,而且古镇还是最淳朴的样子。”不仅如此,影片中黑白电视机、脚踏缝纫机等诸多富有“年代感”的道具都是韩荣声和团队向当地村民租借过来的,“真没想到,至今他们还仍然保留着这些老物件。”

QQ图片20180824151733

打开卡带机,听听歌

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那个时代的模样,可是,只有80后的演员再无法还原。所以,《纯真年代》的4位主演,全部均为00后的非专业演员。韩荣声打趣道:“这些00后所演的正是自己父母的童年故事。”对于拍摄前的选角,韩荣声也有自己的考虑:“一定不能是有表演经验的特型演员,但又最好是有一定舞台经验的小朋友。”在这个颇为“纠结”的要求下,剧组在梅州当地展开演员海选,几经面试才最终确定演员。

《纯真年代》开机已是秋天,为了赶进度,剧组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春、秋、夏等多个季节的拍摄。拍摄的一个月里,韩荣声每天的睡眠只有3个小时,其余不是坐在监视器前,就是为小演员们亲自讲戏。“其实,几位小演员也特别不容易,并没有演戏经验的他们不光要展现年代的特质,还要克服季节因素完成拍摄。”韩荣声说。

出炉:为“龙标”,来来回回跑了5次北京

韩荣声把《纯真年代》定位成小体量的独立电影,仿佛影片气质从里到外傲骨铮铮。在拍摄过程中,其实有不少企业商家主动找到了韩荣声,想要在影片中适当的地方植入一些广告。对于制作经费有限的韩荣声和创作团队来说,这显然是一种“诱惑”,也将他推向了“坚持”与“妥协”的选择边缘。“电影叫做《纯真年代》,我们也想让它更加纯粹。”韩荣声果断拒绝了广告植入的要求。

在《纯真年代》整个制作出品的过程中,韩荣声不仅仅是一名导演,因为影片拍摄制作的每一个环节,他都在参与,甚至送审和宣发阶段,他和主创团队都亲力亲为。今年4月,经过后期剪辑,《纯真年代》已经基本出炉,但距离韩荣声将之搬上大银幕的梦想还差一个“龙标”(电影公映许可证)。电影拷贝先要送至广东省广播电影电视局进行内容审查,韩荣声带着材料在深圳与广州之间穿梭。“在内容审查之后还要到北京送至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进行技术审查。”对于韩荣声和郭仕鹏来说,这是俩人第一次申请“龙标”,来来回回跑了5次北京后,他们揣着一颗忐忑的心回到家中等待结果。6月的一天,韩荣声接到了正式通知,《纯真年代》拿到“龙标”,只待全国上映。

连续几日以来,赶在《纯真年代》上映前的最后几天,韩荣声和郭仕鹏忙着奔赴各地开展点映和宣发活动。“我们拷贝了9200多份影片和2000多份海报等物料发至全国各地区影院。”韩荣声说,偌大的电影市场却没有留给小体量非商业娱乐片多少空间,影院的排片直接影响着电影的票房。

“但龙岗和梅州甚至广州一些影院还是支持我们的,为我们做了一些排片。”韩荣声说,“在这8月末9月初之际,希望80后们能在96分钟的时间里一起打捞有关童年的记忆。”

深圳侨报记者 张鹏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