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龙岗新闻

大康社区年轻一代在民生大盆菜的支持下重拾麒麟功夫

摘要:每周三次,大康山子吓麒麟队的小伙子们在下班后聚集到大万居民小组大院内练习麒麟舞。大康本地的麒麟舞从民国初期流传至今,一招一式都有规矩,许多舞步融入了武术动作,其中就包括本派开山祖师独创的四门锤,正因如此才别具特色。

在10月12日举办的园山街道大康社区重阳节庆典活动上,一支由30多位小伙子组成的麒麟队精神抖擞地亮相。先是锣鼓齐鸣,又见彩旗开道,而唱主角的则是一只披彩描金的麒麟。它时而匍匐在地,时而腾空而起,时而四处张望,时而摆尾作揖……麒麟传人凭借肢体的多变,将麒麟的喜、怒、哀、乐、惊、疑、醒、睡等动静神态都表现得惟妙惟肖。

麒麟是祥瑞之兽,舞麒麟是为了祈祷兴旺吉祥。社区长者们看到麒麟自然喜笑颜开,但更让他们交口称赞的是社区里这群后生仔。原来,大康麒麟功夫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近十余年来一度因后继无人而几乎失传。在民生大盆菜的支持下,麒麟队才终于得以重组,并不断发展壮大,在本土盛事中频频出彩,成为大康社区乃至园山街道的一个经典传统文化符号。

后生仔钻研麒麟舞 从香港请来老师傅

每周三次,大康山子吓麒麟队的小伙子们在下班后聚集到大万居民小组大院内练习麒麟舞。大康本地的麒麟舞从民国初期流传至今,一招一式都有规矩,许多舞步融入了武术动作,其中就包括本派开山祖师独创的四门锤,正因如此才别具特色。

然而,改革开放以来,麒麟功夫一度濒临失传,其中,最具大康特色的四门锤也成为传说。直到2016年,龙岗区鼓励基层组建社会组织,发展社区文化,麒麟队第四代传人廖春强牵头重组了大康山子吓麒麟队。去年以来,麒麟队获得了民生大盆菜的支持,有专门经费用于采购道具、聘请老师,队员们开始四处求访麒麟功夫。

QQ图片20181016143037

麒麟登台贺喜

近日,71岁的廖观平老先生就从香港被请回大康,教授四门锤功夫。扎好马步,拳开四面,掌掌生风。四门锤功夫并不花哨,但动作扎实,旨在教会习练者立定一处向四面出拳的方法,在比武中颇为实用,应用到麒麟舞中,则让麒麟四面欢跃,更具活力。

“我们小时候,村里的年轻人机会个个会一点拳脚功夫,既能保家护身,也能强身健体。那时大康这块地方叫山洲田,麒麟舞很有名气,不仅在本村表演,观澜、龙岗甚至香港上水那边都曾邀我们去表演。”廖观平说,“这次从香港回来教四门锤,就是希望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能够传承下去。”

麒麟队伍日益壮大 本土文化焕发新生

第五代传人廖文辉是当前麒麟队的演出主力,在大康社区一年一度最重大的活动——重阳节庆典中,顶着麒麟头登台贺喜的就是他。

“我从小就很喜欢舞麒麟,麒麟很漂亮,舞起来好威风!”廖文辉说,他是70年代生人,他小时候,舞麒麟还是村内常见的一景。但等到他成年,却没什么机会看到,更没什么机会学习了。所以,2016年大康山子吓麒麟队重建时,他成为第一批队员。

“因为中间断流,大康麒麟舞很多招式已经失传,原来一场完整的麒麟舞有十几分钟,现在只有八分钟左右了。”对此,廖文辉颇为感概。为了避免麒麟舞再度断层,确保这份文化代代传承,如今廖文辉和队员们非常注重吸引更年轻的一代加入队伍。去年,廖文辉还鼓励自己的侄子加入进来,如今13岁的廖常乐也是队伍中年龄最小的成员。

“现在的大康跟以往不同了,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来到这里,在这里成家立业,他们是新大康人,我们也欢迎他们一起传承大康文化。”廖文辉说。今年麒麟队首次吸纳了两名外地小伙子,一位是来自揭阳的陈勇兵,一位是来自重庆的王一平。

“麒麟舞很有地方特色,我来到大康才第一见到,印象很深。”王一平说,虽然学习麒麟舞颇为辛苦,但和社区里的年轻人一起训练,既能锻炼身体,又能结识更多朋友,还身体力行地传承了传统文化,对他来说乐在其中。(深圳侨报记者 尹萌 通讯员 刘礼菊 文/图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