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综合

港中大(深圳)学生合唱团&教职员合唱团 日常排练欢乐多

摘要:为更好地演绎出歌曲的精神内核与灵魂,他们还一遍遍地研究歌词含义、创作背景及相关典故,以期与词曲作者达到心意相通的艺术境界。

身着一袭黑色长裙,深吸一口气,待全场寂静如真空、背景音乐响起,双手游弋升至半空,在聚光灯下挥动、放歌……这样的场景,对于港中大(深圳)学生合唱团团长贺嘉珉和她的团员们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即便如此,在近3个月时间里,他们仍一遍遍地重复着,力图将每一个细节打磨得臻于完美――一切只为了明晚在大运中心的那场终极绽放。

十三菜鸟为乐痴狂

起源于古老的非洲东岸斯瓦西里族的祈祷歌《Baba Yetu》,醇厚古朴,充满宗教的虔诚与信仰的庄严。特别是当众人合唱时,闭上双眼侧耳倾听,你会感受到一种震颤心灵的磅礴力量。

选择将这样一首小众而戳心的歌曲搬上水上音乐节的舞台,无疑体现了港中大(深圳)学生合唱团这群年轻人的艺术品味与音乐追求。不过,要形神兼备地演绎好一首以非洲部落语言为词曲载体的歌曲,对于这群黄皮肤黑眼睛、从小说着汉语的中国大陆学生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学生合唱团骨干成员合影。

学生合唱团骨干成员合影。

“合唱团中有13名成员是2018级新生,他们在表演经验和团队默契上都比较稚嫩,因此刚开始融入进来时会显得有些吃力。”贺嘉珉透露,为尽快掌握歌曲,这些乐团菜鸟拿出小时候初学英语时的土方法――用发音相近的汉字替代单词进行唱诵。为更好地演绎出歌曲的精神内核与灵魂,他们还一遍遍地研究歌词含义、创作背景及相关典故,以期与词曲作者达到心意相通的艺术境界。

美女指挥气场十足

年仅21岁的团长贺嘉珉是名大四学生,却有着多年合唱团指挥经验。别看她长相甜美、外表秀气,一旦站到舞台中央,一举手一投足皆迸发出十足的气场。

此次水上音乐节,港中大(深圳)学生合唱团和教职员合唱团将联袂演绎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青春怀旧风歌曲《彩虹》。尽管对这首曲子十分熟悉,准备时间也不短,但合唱团成员在排练过程中一度找不到方向和感觉。这时,贺嘉珉就会让大家闭上眼睛,让自己真正沉浸到歌曲的意境中去,用心体会歌词中那种“枕着星河、躺在云端”的状态。

学生合唱团指挥贺嘉珉。 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学生合唱团指挥贺嘉珉。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为了帮助合唱团成员更好地“入戏”,贺嘉珉首先把自己想象成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团长金承志,模仿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这种带头沉浸其中的指挥方式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合唱团成员在贺嘉珉的带领下迅速找到发声的感觉。“虽然不是读音乐专业的,但她却是一名很棒的指挥,表演时的表情和动作都极富感染力。”搭档刘左超扬如是评价贺嘉珉。

台下,贺嘉珉气场也很强。学生合唱团成员来自不同院系和年级,课程安排不尽相同,要组织起来排练并不容易。贺嘉珉综合考虑,合理安排排练时间,大家也“很给面子”,每次都全员到场。排练结束,她还会偶尔放飞自我,带着大家去吃宵夜。

低音老师常被带偏

除了《彩虹》,港中大(深圳)教职员合唱团还将与学生合唱团联手献上《夜色阑珊》。在短短一两个月时间,要做到对两首歌曲烂熟于心,对于这群有着本职教职任务的老师来说,并不轻松。

“由于工作安排,我们无法与学生一样在下午或晚上排练,能够利用的就只有中午午休时间。”教职员合唱团成员吴琳琳表示,虽然没有太多机会与学生合练,但她丝毫不担心两个团队间的默契问题。“我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队伍,之前也有过多次同台演出的经历,默契不是问题。”吴琳琳打趣道,更重要的是,别看老师比学生年长,“但在心态上一样年轻。”

扫一扫,欣赏港中大(深圳)学生合唱团《Baba Yetu》

扫一扫,欣赏港中大(深圳)学生合唱团《Baba Yetu》

话虽如此,但嗓子已不那么“年轻”的老师们真正排练起来还是遇到了不小的挑战。作为一首反映改革开放前沿——深圳的意气风发的歌曲,《夜色阑珊》中有不少高音,教职员团员经常遇到高音唱上不去的情况,最终只能通过平时加强练声和表演中偷偷换气解决。更有趣的是,由于学生普遍能唱高音,且在整个大团队中唱高音的人比唱低音的人多,因此,在平时排练中常常出现低音被高音带跑偏的尴尬局面。“经常唱着唱着就突然感觉不对劲,一看原来是被带着往高音上走了。”吴琳琳说。深圳侨报记者 聂朦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深圳市龙岗区纪委(监察局) 深圳市龙岗区委宣传部 深圳市龙岗区新闻中心 联合主办